松临八月初九白

|

她飘过来轻吻我的额头,双手抚过我的白发。

她说:“你不信也罢。反正我千般圣魔,只与你说。”

——

云亮「深眠之星」✩5

PARO:警探云x法医亮
几天不写我已经不知道怎么码字了虽然原本就不会(。


05
Z市警局办公室。
赵云坐在电脑前,仔细端详着屏幕上的大篇资料。密密麻麻的字连成一片,长时间的网络搜寻让他的神经疲惫不堪,只得摘下抗辐射眼镜捏了捏有浅浅印子的鼻梁。
“叩叩。”门外传来敲门声,“警监?”
“进来。”赵云睁开眼。

“警监,下午好。”一名身材姣好的女警员推门而入,把带来的文件夹摊开摆在了赵云面前,“上次您让我查的消息,都在这里了。”
赵云原本黯淡的眸子出现了些许亮光:”这么快?确定查的信息都是正确的吗?“
女警员挑挑眉,转身走向门口,侧身关门时声音清亮:”赵云警监,别担心,因为您的面子够大,就算一级程序员再忙也要优先为您服务。“
赵云一愣,微微笑起来。
在警局听多了虚情假意,偶尔来一次口味清新的奉承倒也是令人舒心。就像吃多了甜的发腻的蜜枣,再吃一颗青梅的感觉一样。
“一级程序员啊,”他喃喃道,“小姑娘都有这么好的成绩。嗯,一个个的怎么都是天才….”

“喂?”诸葛亮慢悠悠地翻动着书页,靠在自己装修的小窗台上享受着微风,“赵领导啊,有事?”
“你啊…”赵云顶着头上巨大的烈日,表情无奈,“关于上次的嫌疑人,有线索了。”
“哦?”诸葛亮停下了动作,“什么线索?”
“二区七街,就是在江北大桥不远的那个街区,”赵云走进一家小区的大门,向允许了没有门禁的自己进门的门卫大爷道了声谢,“在5月22日下午发生过一起抢劫案。”
“嗯,接着?”
“我去看了资料,记录显示——“

“劫匪是流浪汉?”
“当时被劫男子说抢劫的是一个流浪汉。”

赵云听见听筒里传来一声嗤笑,叹了口气:“太聪明有时候容易吃亏的。”
“无妨。哦顺便,门禁密码是196659。”
诸葛亮眯着眼睛,微微侧头看向楼下门口站着的高挑男子,阳光零零散散,目光满溢着难以言喻的温柔。

赵云拉开冰箱的门,面对所剩无几的食材赵云露出了早知如此的表情。他回过头,发现诸葛亮正探着头看向自己,互相盯了一会诸葛亮就收回了头。
“别想跑,”赵云的语气并不像说的内容一样强硬,他把门关上走到诸葛亮旁边,“你总会有一个人的时候的,不学会照顾自己怎么行。”
诸葛亮窝在沙发里,把头埋进书中:“不用你管,我有能力照顾自己。”
赵云看着他:“那你中午怎么吃?”
“点外卖啊。”诸葛亮扬了扬手机,“这么好用的东西为什么不用呢。”
“你是不会做饭吧。”
“滚,闭嘴。”
“为什么?我不。”
“哇你真棒,这么理直气壮难道你会?”
“会啊。”
诸葛亮难以置信地抬头:“我靠,你不是个工作狂吗,哪有时间做饭?”
赵云面色复杂地看着他,沉默了半晌道:“孔明,你的逻辑,是真的厉害。”无论是破案的时候还是现在。

两人说完话之后赵云下楼买了些食材,掂回诸葛亮家就撸起袖子开干了。好在荒无人烟的厨房还能找到佐料一类,心里拟好的菜谱基本都可以完成。赵云也不指望诸葛亮能帮上什么忙,所以一个人承担起了全部的工作。
这是设定吧,分工不同而已嘛,因为脑力劳动者不属于厨房啊。诸葛亮看着电视百无聊赖地想,一下下按着换台键。
在他无聊到研究遥控器里的电池时,赵云终于出声:“孔明,来端饭。”
诸葛亮一笑,走向厨房时默默的想:是时候嘲讽你一波了,就算好吃我也不会夸半个字的。

“所以,”诸葛亮吞下一口米饭,“你已经确定了那家的人就是凶手?有证据吗?”
赵云看他吃得急,哄小孩一样道:“慢点吃,还有菜。”顿了顿道:“证据暂时还没,但调查的线索都指向他,不会错的。”
刚刚还在脑内倔强的法医此时教科书般完美演绎了口嫌体正直,拿着一双筷子横扫一片:“这么说你还是不能抓人咯。”
“是啊。”赵云的眉间锁了起来。
“嗯,”诸葛亮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怪不得你要来找我。”
赵云没有回答他。
“确实,我有线索。”诸葛亮吃下最后一口花菜,直视盯着他的人笑得十分开心,“想知道的话——求我。”
赵云叹口气,他就知道会这样:“求求你。”
“嘿。”诸葛亮满面春光。

“喂?警监?有什么事吗?”吃着泡面的警员拿起办公室的座机就被对面的急切的语气吓了一跳,听清楚对方说的是什么之后更是睁大了眼睛,“什么?您,您要出警?”
tbc

评论(4)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