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临八月初九白

|

她飘过来轻吻我的额头,双手抚过我的白发。

她说:“你不信也罢。反正我千般圣魔,只与你说。”

——

云亮「深眠之星」✩7(完结)

PARO:警探云x法医亮
(高能注意)


07

赵云脸色阴沉下来,手紧紧攥住了手机,指节泛着青白色。
“你是谁?”他的声音低沉的可怕,跟原本清越的嗓音完全不同,“有什么条件都可以和我说,放了他。”
对面没有声音。
赵云完全抛却了之前应对案件的沉着冷静,脸色越发难看。
正当他准备追问时,电话那边传来一阵诡异的笑声,分不清男女,像老旧房子边上栖息的乌鸦的嘶哑叫声,十分可怖。
然后电话就挂断了。

赵云死死咬着牙,眉眼间都是冲天的怒气和急切。
要是那人敢动他一分一毫.....


到了地方,赵云看也没看计程表直接甩了一张一百在座位上,飞快地夺门而出。

千万不要有事.......

他冲进警局的大厅,抓住一个正惊讶地看着他的警员问道:“看没看到诸葛亮?!”
警员被吓得不轻,一下子结巴了起来:“看、看到了,诸葛法医刚才好像去了三楼。”赵云闻言放下对方一个转身进了楼梯间直奔三楼。

三楼....似乎有个鉴定科的办公室。赵云想到。
直觉告诉他应该去那里。
我马上就来,孔明....!

当了三年警察从不相信直觉的他这次奇迹般地跟着感觉走,直直前往鉴定科副室。
到了门口,赵云伸手一把推开那扇磨砂的玻璃门。

——想象中的画面没有出现,诸葛亮好端端地坐在办公桌前的皮椅上。

赵云喘息着,怔怔地看着对方,后者也平静地注视着自己。一切发生得太快,他没来得及反应,只是觉得全身突然就放松了。

没等赵云开口,诸葛亮先笑吟吟地道:“怎么样?抓捕顺利吗?”
赵云一愣,下意识回答:“一切顺利。”
诸葛亮早就料到一般继续道:“嗯,知道你办事是没什么问题的。那我的线索呢,用上了吗?”
赵云点点头,道:“用上了,凶手符合你说的特征。”

诸葛亮闻言顿了顿,头微微低了下去:“这样啊...”

“孔明....”半晌,赵云干涩的开口,“你没事吗?”

诸葛亮看着他,轻轻道:“没事。”说完想了想,又改口道:“不对,还是有一点事的。”
赵云闻言脸色骤变,急切地问道:“怎么了?受伤了吗?”问完就想走过去查看诸葛亮的情况。

“不要动。”
诸葛亮沉沉道。

赵云身子一僵,动作都停止了。
他看着诸葛亮与平日无二的面容,心里不知所措时,却发现对方眼底显露出的情绪。
审视的,失望的,难过的.......

赵云像被无形的手扼住了咽喉,说不出话。只能呆愣地看着诸葛亮。

诸葛亮抬了抬眼,看着他的反应,像被刺痛了一样闭了闭眼,深深吸了口气。
等他再睁开眼,赵云发现那些之前看到的情绪全部清空,只剩下了狠戾的决绝。

“孔明.....”

诸葛亮露出笑容,这笑在他脸上显得俊朗非常,笑意却不达眼底。接着他微微张开嘴,道:“既然已经被我看穿了,就不用再叫的这么亲密了吧。”
“S”

赵云浑身一震,看着诸葛亮难以置信道:“S?孔明,你知不知道在说什么?”声音饱含愤怒与难过,还有和被冤枉的孩子一样带着点委屈。

“我当然知道...”诸葛亮缓缓道,身形稳如泰山,“就是在说你——赵云,全国二级警监,其真实面目是一个深藏不露的犯罪分子。”他说话时语气平和,目光如电,那锋刃般的目光落在了对方的身上,脸上,眸子上。
这一下让赵云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是无济于事了。

“呵呵...”赵云一手抬起掩住自己的面庞,发出低低的笑声,“诸葛亮啊,果然名不虚传——之类的话我懒得再说了。”
等他把手撤去,原本悲愤的表情俨然变成了一副漠然而又狂热的面孔。即使五官发型都没有变化,但诸葛亮知道,此时在他面前站立的人,已经不是正午与他一同共进的那个赵云了。

“来说说看,你是怎么发现的?”S声音轻佻,轻轻迈着步子,慢慢靠近坐在里面的诸葛亮。
后者不为所动,面若冰霜地拿起抽屉里的物证袋,正是流浪汉那件案子,诸葛亮除衣服纤维以外找到的另一个线索:“这个,是我给你的'我在死者的指缝间找到的凶手血液样本'。”

S挑挑眉,没有说话。

“在下午抓捕行动开始前,我告诉你我的这一发现,并且说'凶手身上应该会有严重的长条形伤口,虽然已经过去了几天但至少会有结痂或者疤痕',对吗?”
S沉吟一声,似乎已经知道了答案。

“但是没有吧?”诸葛亮的声音铿锵有力,对待面前这个全国流窜的犯罪组织的头目没有露出分毫的恐惧或和其他的负面情绪,“这个人身上,应该是什么都没有的。”
S轻轻一笑,那笑容本身没什么,只是映在赵云的脸上就让诸葛亮觉得异常刺眼:“但我和你说他有,有你说的疤痕——这样?”

陈述句。
诸葛亮知道自己不需要回答了。
从赵云发现那具尸体开始,这局棋就已经下了第一个子。流浪汉确实不是运输者,但同样是S组织所为,目的就是为了引诸葛亮掉入陷阱。
S组织布下的网,是时候收了。
赵云当初发现的线索看似有条有理,仔细咀嚼却会发现纰漏百出,根本不能构成作案动机和手法。因为那都是S暗中操控故意露出的破绽。但警局那些好吃懒做、没有经验的警员只会跟着所谓的“警监”的行动,整个行动从来没人提出反对意见。
但诸葛亮是什么人?从一开始,他就看穿了整个阴谋。他知道被盗窃的那个人并不是凶手,但还是放任S去自导自演这场戏。
为了逼他露出马脚。
但现在看来,S的身份已经暴露了,诸葛亮却觉得还有哪里不对劲。那种难以忽略的违和感.......


“哎呀,”S叹息道,“本身以为你至少会对'赵云'坦诚相待的,谁知道你却是铁石心肠,谁都不信了啊。”
诸葛亮此时最不想听到两个字被对方说出口,强压着心底的情绪道:“并非如此。原本我是真正相信他的,但你的举止却不得不让我心生怀疑。”

“哦?我想想——是针眼吗?”

诸葛亮没有正面回答他:“屡次有这样的发现,若是真的他,是不可能不和我说的。就这一步,你——满盘皆输。”
S又在笑了,这次却笑得诸葛亮一阵莫名的烦躁:“诸葛先生,看来你是真的不怎么了解感情方面的事啊。”
诸葛亮愣了愣:“什么感情?”
实力强大的黑帮头头咧开嘴角,这张脸露出的笑容朴实纯真却不显傻气:“诸葛法医,诸葛亮,孔明。你难道没有发现吗?赵云他.....”

“闭嘴!”诸葛亮一声呵斥打断了他的话。
S被打断了也不气不恼,就含笑看着他。
诸葛亮强撑着表情,脑海却是深深叹了口气。
原来都是真的。

他也想过,S这样的人做事,怎么可能有这么明显的漏洞?而那件事细细想来牵涉过多,非常特殊。如果是故意而为,除非是另有阴谋,因为S根本不可能那样z但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可能.....

“是啊,你猜对了。”S看着他的表情,一脸玩味,“赵云是存在的,但只存在与我的身体里。”

人格分裂!
诸葛亮神情有些恍惚,黯然地垂下头。

诸葛亮知道自己犯下了什么样的错误。

他能看到啊,他能看到赵云看着自己的时候,眼里几乎满溢出来的温暖与爱意。
他都可以看到的,却只是故意装聋作哑。
因为他害怕这段感情,害怕自己也喜欢上对方,害怕双方到了无法挽回的境地。
因为他的自私!诸葛亮痛苦地闭上眼。

S所分裂的这个人格,只是用于入侵国家的行政部门管理深处,好掌握警方的动向。所以他可以装的天衣无缝,瞒天过海。因为他根本不是扮演的,而是另一个被利用的灵魂在帮他做这一切!
但现在,他的身份暴露,赵云的人格也就成为了无用之物。会有什么下场?
诸葛亮不得而知。
他今天选择揭露S的身份,就已做好了一去不复返的准备。即使已经告知了警方,自己在S面前还是难逃一死。

他抬头,看着那张曾经对他露出挚爱宠溺的笑容的脸,终于承认自己也是深深爱着的。
深深地爱着那个人。

S看到诸葛亮望着自己,但他明白对方只是在看身体里的另一个人罢了。

然后,S的眸子里,诸葛亮笑了。
——是真正的笑容,这个外人眼中清心寡欲淡漠疏离的年轻法医此时却像个真正的孩子一样,那双星辰般的双眼吸引了无尽的晨光,唇角的弧度温暖如阳。

无情的商人只是冷眼看着,在平静中扣下了口袋中M60的板机。在枪口对上对方的眉间之时,只听那人声音清越,和煦如春风。

“如果他还有机会来到外面,请你帮我告诉他:'谢谢你'。”
“还有,'我爱你'。”

fin



——————————————
(苦情剧六字箴言又被我拿出来玩了ଲ)
对不起老爷们不要打我虽然是刀子但我是爱他们的而且彼此相爱就是最好的结局不是么?!(借口

这篇文其实是600fo点梗文,但如果一开始就把梗写出来就是剧透了所以现在才说。
梗是「好友是反派boss」
因为是好友设定所以我没有怎么突出感情线.......但他们绝对是相爱的!(拍胸脯
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 真的谢谢♡


评论(28)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