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临八月初九白

|

她飘过来轻吻我的额头,双手抚过我的白发。

她说:“你不信也罢。反正我千般圣魔,只与你说。”

——

【瑞金】分裂

CP:瑞金
BY白松
献给 @翠花肥挥发发黑会飞花 太太!爱她!

———————————————

金自以为是最了解格瑞的人。而在登格鲁星,事实也确实是这样。
但格瑞好像自始至终都是一个人,除了金以外,没有能让他真正的对话,真正地敞开心扉,甚至真正露出笑容的人。
金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是唯一的。
愿意对自己的淡漠疏离报以热情,愿意用暖和温热的身体拥抱自己,愿意毫无顾忌的朝他大笑。在格瑞看来,只有金的心脏是真正有活力的。金对他做的一切,他都欣喜若狂又小心翼翼地保管着。

所以当他看着面前触目惊心的鲜红,遍地的尸骸,哀嚎着几乎撕裂的天空时,他的身体僵硬地如同朽木,左手狠狠抓着断掉的右臂想要止血,一遍遍告诉自己——只有金是不会有事的。
远处的人们还在尖叫,长着无数触手的怪物的剪影在红色夕阳的映照下挥舞的更加剧烈,屠杀着地球上已经所剩无几的这个弱小的物种。靠着自我安慰一般的想法,格瑞费力地躲过了怪物们无情的猎杀,一步步挪向那块仅剩的有光照耀的土地。

但格瑞看到了那被血液浸湿的人静静躺在地上时,他的心跟着还温热的尸体一起不再有活力了。

他颤抖地走过去,右边的袖子还剩下一点被撕裂的布料,随着狂风一起飘舞。他蹲下身子,左腿的膝盖放在地面上,半跪在他心中的那束光前。
看着金如平静沉睡的面孔,他的心脏被愤怒和悲伤狠戾地撕扯着,酿成一滩绝望的血污。

看看一路走来的残骸,要么被撕断了四肢,要么被拦腰折断,更惨的直接被拍成爆浆。只有金的尸体是完整的,除了脖颈上一道已经几乎让血流干了的口子和苍白的面容与嘴唇,整个人看着跟常人无异。

格瑞眼中不再有光。他低着头,沉沉笑起来。
开玩笑吧?这个世界。
留给他一具身体有什么用?
他伸出手,指尖碰到对方冰凉的唇角,擦去了那里渗出的血丝。然后轻轻触碰上这双唇,这双可以叫出他名字的唇。
格瑞想说些什么,但却再也发不出声音了。



银白发的少年缺了一只胳膊,半跪在有着一头耀眼金发的少年面前。金发的男孩已经死了。银发的男孩就这么一直跪着,在不知过了多久后,他们的身边聚集起了成群的异形。
他们伸着镰刀般的四肢靠拢过来,时不时发出刺耳嘶哑的尖叫。
银发的男孩没有理会它们,只是望着早已死去多时的金发男孩。
终于,没有时间了,它们已经拖着丑陋的身躯在他们的周围形成了一个圈。
银发男孩动了。
他晃了晃神子,看也没看四周的那些令人做呕的东西,温柔的目光注视着金发男孩。
然后低下身子,在毁灭与绝望中缓缓吻上了他的心脏。

正在异形们准备分食这一顿下午茶时,他们残缺不全而模糊不清的眼球映出面前站起身子的人类。
它们没有听力,却能听到这个人类发出的声音。这音波像炸弹一般在他们身体里炸开,同伴的血肉溅了它们一身。
异形们想要尖叫,逃离危险,却还没来得及移动一分就成了下一个亡魂。
与它们对待登格鲁星一样,这个银发的男孩给予了它们同等的灭亡。

最后一个怪物在格瑞面前被看不见的力量引爆了身体,血液一般的液体洒下来,格瑞却没有任何特别的情绪。
他仰望着下起血雨的天空,站在金的身旁。

格瑞向天空伸出手,满身浴血的他像抓住了来自上天的恩赐,神情安心而柔和。
“重启。”他轻轻地说。

远方的地平线随着声音的消失出线一片片刺眼的白光,随之而来的是异形们响彻天际的哀嚎。白光一点点靠近,占据了整个大地。
最后的最后,银发的少年和金发的少年沐浴在白光中,灰飞烟灭。

那一刻,好像有什么奇异的力量现世了。
银发少年伸向天空的手,被另一只几乎透明的手牵住了。手臂的主人有一头金色的长发,那圣洁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宇宙,每一个角落都在隐隐撼动。
天神般的人拉起了已经陨落的银发少年,将他带入了无法企及的时间线。
仔细看看,那一晃而过的神际,长着一张与金发少年一模一样的脸庞。






“格瑞——!”清越的少年的声音,格瑞一听便知,这是属于那个人的独一无二的嗓音。
他平静的睁开眼,适应着光芒一点点渗进他的眼眶。
“格瑞!”金蹲在他的身边,激动地拉着他的手使劲摇晃着,“你醒啦!”
格瑞看着金,微不可闻地重重呼吸了一声,坐起了身子。一只手捂着额头,声音平淡:“我晕倒了?”
金闻言立刻皱着眉点头,表情十分夸张:“是啊是啊,走在路上突然就晕倒了,吓我一跳!格瑞你是不是生病了?”
格瑞摇摇头没有回答,蜷起一只腿肚子站了起来。
金也直起身子,不放心地在他身边转悠,嘴里一刻不停:“先别站起来啊,要不要再休息一下?说不定真的是生病了,格瑞不要不当回事啊!”
“没事。”格瑞看也不看他,早就司空见惯金的这幅样子的他已经学会了平静以对,“你不要大惊小怪。”说完就抬步向前走。
金一看也跟了上来,再次表达了对格瑞的担心被无情拒绝后又开始兴高采烈地说起了其他事情,边说还边蹦蹦跳跳的,把每件小事都描述得绘声绘色。
格瑞依旧是金记忆里的样子,摆出面瘫脸,偶尔出声说几句话顺便骂他一声白痴,没有别的异样。金这才在心里松了口气,真正放心起来。

他们进到一家冰品店,在金转身去柜台买东西时,格瑞的眼神变了。
不再平和,不在淡漠。那温柔的爱意,夹杂着无可诉说的痛苦,在他的身体内游走了几百个轮回。
每一次,尽管他竭尽全力,依旧无法抹去金的死亡的结局。
他一次次看着自己的爱人死在自己的怀里,精神上巨大的创伤早已无法修复。
但他不允许自己没有金,不然他将无法生存。在自己已经完全漆黑的世界里,他需要光芒照射进来。
所以一遍遍尝试,一遍遍轮回,一遍遍经历那种生不如死的痛苦,只为了能多一点地和金在一起。
那是他的心脏,他的光。


所以他痛彻心扉,又庆幸非常。
当他第一次轮回,听到金的声音——“格瑞!”

他知道,这是自己的罪孽,也是自己的救赎。


FIN

评论(15)
热度(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