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临八月初九白

|

她飘过来轻吻我的额头,双手抚过我的白发。

她说:“你不信也罢。反正我千般圣魔,只与你说。”

——

【嘉金】打架?来啊!

*试阅,不确定是否有下一篇

*借鉴《我的英雄学院》设定,把‘个性’转换为‘能力’。

*有丹秋。

————————————————————

【嘉金】打架?来啊!

CP:嘉德罗斯×金

BY白松

 

 

正值午后,但前几天下过雨天气还比较凉爽,碧空如洗,白云可以绵延几万里一般映照在头顶上,侧耳依稀可以听到几只蝉叫。

春末夏初,这是一年中金最喜爱的过渡季。

 

凹凸高校,一年一班。

“要开始鉴别能力了,大家快去鉴别室!”

不知道是谁在班上嗷了一嗓子,原本嘈杂的教师陡然安静下来,片刻后学生们都疯了般涌出教室。

“别挤!”

“卧槽你踩到我的脚了!”

“亲上来了啊啊啊啊!”

拥挤的人流堆积在走廊里,整个年级的学生都争先恐后地想要先知道自己的能力,每个人都爆发出强大的力量推搡着身边贴上来的人群。只因为想先一步知道自己的【能力】。

在这个世界,一个有用强大的能力可以直接逆转你的命运,无论你出身如何,无论你家庭如何,只要你的能力被大众接受,你将一跃成为英雄,去前线拯救世界。

而现在,这个星球最有名的人不是统治者,不是某个科学家,而是一个叫做丹尼尔的人。他是一个有着白发和俊脸的超级英雄,在前线作战时爆发出惊人的战斗素养和能力,不仅身体和精神素质足够强大,他也拥有一个巨大的优势——就是它的先天能力【正体创造】。任何地域,任何条件下,他都能运用几何知识创造出自己所想的物体(仅限于世界上存在的),并且不限制体积,属性。虽然使用这个能力对自身消耗较大,但凭借丹尼尔经过千锤百炼的身躯,消耗并不能造成多大的威胁。在年仅23岁时,他便成为了当今最强大的英雄。

而这位超级英雄还有一个伴侣,一位名为秋的女英雄。与其飘逸的金色长发格格不入的她的能力,是第一个被英雄协会评为S级的能力,那就是【黑洞】。秋运用能力,在无重力的条件下创造出一个可以吞噬一切的黑洞,不论你是什么妖魔鬼怪圣佛邪神,都给你吸得渣也不剩。但因为其条件条件苛刻,太过危险,所以秋只有在被上级允许时才能释放能力。令人惊奇是,在一次意外中,他们发现黑洞唯独不能对丹尼尔创造出的物体进行吸噬。自此两人被分为搭档,一起执行任务,没有一次失败。两人几乎成为时代的标志,保护着登格鲁星不受侵害。

而大家都不知道的是,传奇女英雄秋其实是金的姐姐,这一对姐弟在很小时便失去了父母,姐姐为了抚养金才去参加了部队,没想到一战成名,回到家的机会少之又少,只能让政府帮助,给金提供住所和食物。而秋又担心自己的身份会给金招致不必要的伤害,所以从来没向除政府和丹尼尔之外的说过这件事。金也明白姐姐的良苦用心,压抑下心里对亲情的渴望,叫她安心战斗,保卫国家。

 

而眼下,金盼望已久的机会终于来了。

 

只要他的能力够强,他就可以选择去参与前线作战,就可以见到姐姐姐夫了!

那....他就有一个真正的家了。

 

也许其他孩子会恐惧战斗,恐惧那些奇形怪状的外星生物,但金对家庭的向往早已超越了一切,在那活泼阳光的外表下,他究竟藏匿了多少其他情绪,这是秋也不知道的事。

其实在之前,金一直有个关系要好的幼驯染——格瑞陪着他,两人情比金坚,格瑞又成熟许多,很多情况下都下意识保护着金,这也让秋多了几分安慰。但就在年初,格瑞被政府强行被送往了一个秘密基地进行实验研究,研究完成前不能私自回来。

金看着格瑞家中一片狼藉和手中匆忙写下的“我会回来找你的”的字条,明白从此自己真的变成了一个人。

 

所以,现在,就是决定一切的时刻。

与其他人不同,金已经没了退路。

他带着点侥幸,毕竟自己的亲姐姐可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有S级能力的英雄呢!自己也不会差到哪里吧?他不求多,只要是可以战斗的能力就可以了。

这样想着的金不断在心里默默祈祷,但现实却跟他开了玩笑。

当他被告知自己的能力还没觉醒后,如被一记重锤砸碎了心脏一样,久久不能回神。

 

比事与愿违得到的失落感严重得多,金的思绪已经完全打了结。他还来不及思考自己以后究竟如何,就被老师喊着“别挡住下一个同学”而赶了出来。

失魂落魄这个词从未与金有过联系,这一刻,是第一次。


他失魂落魄地走出鉴别室,安静地离开了身后一群拿到能力沾沾自喜的同学们,走到一个角落,靠着墙角缓缓蹲了下来,眼神呆滞地看着前方,片刻便痛苦地掩面抽泣起来。

为什么?

为什么是这样?

 

虽然被告知能力还没觉醒,但单纯如金都明白,如果在他们这个年龄段能力还没觉醒的话基本上就已经被宣判了死刑。

——【普通人】。

他将会成为一个普通人。

这是最令金痛苦的事,告诉从小就坐着英雄梦的他是一个无能力的普通人,不如直接让他去死。

如果真的是这样,自己岂不是要碌碌无为的过完一辈子了吗?

金在父母去世后,第一次感到了恐惧。

但马上,金天生的乐观情绪感染了自己,他咬牙告诉自己,下个月还有一次鉴定,那个时候才是决定结局的时候呢!自己的能力只是因为太强大了所以要晚一点觉醒也说不定啊!

 

金握了握拳头,伸手把眼泪拭去了。

 

对,姐姐和姐夫都在等着自己,格瑞也是,他们都还需要自己,怎么可以这样自甘堕落?

金,振作起来!

自己打着气的金露出坚定的表情,尽管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也挡不住他脸上散发出的能够给予人正能量的微光。

也许金自己都没发现,他是个多么坚强的人。

 

在金转过走廊想回到教室时,却听见原本安静的楼梯上有一阵异动。像是有人在大声说话,金本来没想理会,但接下来竟爆发出人体撞击地面的巨响,金脸色顿变,立刻跑过去看看出了什么事。

跑上楼梯,金一眼就看到了拐角处一个倒在地上的学生,对方整个人蜷缩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脑袋已经鲜血横流。金赶忙过去将看看他的伤势,想要把他扶起来送到医务室时听到头顶上传来一个声音:“喂,你想把那个垃圾带到哪里?”

 

明明还是少年的嗓音却透着无可反抗的强势,金敏锐地意识到说话的人非常危险,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非常不妙。

金抬头看着对方,被一头同样是金色的乱发晃了眼睛。对方居高临下的注视着他怀里的人,眼神像看一个一文不值的蝼蚁般轻蔑,而后那目光又转向自己,金在对方好看的金眸中看到了对自己不自量力的嘲讽。

“.....嘉德罗斯。”金听到自己说。

 

TBC or fin


评论(8)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