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临八月初九白

|

她飘过来轻吻我的额头,双手抚过我的白发。

她说:“你不信也罢。反正我千般圣魔,只与你说。”

——

【嘉金】打架?来啊!(02)

*借鉴《我的英雄学院》设定,把‘个性’转换为‘能力’。
*特别渣 本来没有续章的 但有小伙伴想看 尝试着写出来了
———————————————

【嘉金】打架?来啊!
CP:嘉德罗斯×金
BY白松



“嘉德罗斯。”金听到自己说。
说完他愣了一下,好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脱口而出这个人的名字。还没来得及细想,就看听到自己声音的嘉德罗斯微微眯起眼,用质问的口气道:“你认识我?”
金摇摇头,有些苦恼的表情让嘉德罗斯皱了皱眉。虽然已经入学了一阵子,但这段时间内嘉德罗斯都没有来上学,知道今天在家里得到消息会鉴别能力才过来的,而眼前这黄毛小子居然认识自己?他可不记得自己跟这种看着就没什么战斗力的渣渣报过名字。
嘉德罗斯挑了挑眉,倒也没再想下去。反正这些废物们早晚要知道自己的名字,毕竟他刚鉴别出自己的能力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战斗能力,不用等他上前线,只要学校爆出自己的能力名,他就已经成为了赢家。
嘉德罗斯不禁嗤笑一声,看也没看地上的金和重伤的同学,转过身子就要离开。
金一看对方居然就这么走了,顿时义愤填膺起来,全然没想起来刚才自己的关于嘉德罗斯很危险的直觉:“喂!你不许走!”
金的声音很大,嘉德罗斯不可能听不到,但他根本没有理会金的意思就直接上了楼。
金气结,一时间脸涨得通红,继续喊道:“你不能就这么走了!喂!嘉德罗斯!”
“碰!”
还没等金的尾音落下,他面前的楼梯在瞬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直接砸到塌陷,留下一个深坑,一整段楼梯上都布满了裂痕。好在凹凸高校为了防止学生能力暴走,早就给学校的各项设施都增加了保护措施,这才保住了岌岌可危的楼梯没有倒塌。
金看着眼前的场景被吓得面色苍白,甚至不敢动弹。这时不知何时停住脚步的嘉德罗斯出声了:“吵死了,你这宰渣。”声音低沉,带着杀意。金吞了口唾沫,不敢与嘉德罗斯阴沉的双眼对视,嘴张了张还没说出半个字,就又听对方道:“再让我听到你喊我的名字,这楼梯就是你的下场。”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金看着面前的楼梯,身体的僵硬渐渐缓了过来。他从惊吓中脱离,还没来得及动作就听怀里的学生一声呻吟,才慌忙把同学抱起来送到了
医务室。

笑着感谢老师的帮助后,没得对方询问自己学生受伤的原因金就退出了医务室。走在回到教室的路上,金满脑子都是刚才嘉德罗斯——那个嚣张跋扈的讨厌鬼——的一言一行,不一会又气了起来。
怎么会有这么自大的人!太讨厌了。金愤愤地想着,在脑内把幻想出的小嘉德罗斯胖揍了一顿。
等到了教室,正好是上课的时间。金踩着铃声溜回了自己的课桌前,屁股挨着椅子,脑子里就突然蹦出来刚才还没来得及细想的问题。他是怎么知道这个人的名字的呢?
自己应该和对方没有任何交集的,毕竟这是刚入学,连一个班里的人都还没认全,怎么可能认识其他同学。
金端着脑袋想了很久依旧没有答案,倒是长时间的思想抛锚居然让他在班主任的课上呼呼大睡起来。
最后的结局就是被可以使用意念操纵物体的班主任用粉笔砸了脑袋并被请到门外罚站了。

晚上,金回到了家中,打开灯的一瞬间,温暖的钨丝灯光照亮了大厅,却将空无一人的房子衬托得更加孤独。
金压抑着内心的波动,弯下腰脱了鞋子,踩着拖鞋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大字型躺在床上,明明身体已经很疲惫了,但他活跃的小脑瓜却停不下来,看着天花板想了一对乱七八糟的事情。
半晌,金的肚子发出一声怪异绵长的呻吟,他挠了挠头想要下床找点东西吃,却不小心碰到了床边自己和幼驯染的合照。
金将它扶起来,用手摸了摸冰凉的框架,看着照片中呲着牙笑得十分开心的自己和神情无奈的格瑞,现在孤身一人的金的目光却蕴含着希望。
他不能被孤独打败。这是他现在对自己的要求。
金朝着照片中的两人露出笑容,就像当初的自己一样。

正当他想要把相框放回去时,突然目光一直,好像注意到了什么。
有些不情愿地被自己搂着肩膀,格瑞皮笑肉不笑的右脸颊上,贴着一块创可贴。
嗯?格瑞....当时受伤了吗?

第二天,正好是学校的校庆。
睡过头的金在看到校门口天空中飞舞的气球时松了口气,看来今天不用罚站了。
他把自行车推到车棚,刚锁上车锁就看到自己刚结识的好友紫堂幻跑了过来。
“紫堂?”金看着这个跑了两步就气喘吁吁的少年,不禁有些担心,“你没事吧?”
紫堂幻双手撑在膝盖上喘息着朝他摆了摆手,喘了一会才直起身子,看着关切的望着自己的金突然有些害羞起来,手足无措了一会问道:“对了,金,昨天不是鉴别能力了吗?你的能力什么?”
金闻言一愣,随后失落的低下头:“老师说,我的能力还没觉醒....”
“啊?”紫堂幻没想到是这种答案,赶紧抱了声歉,用各种说辞安慰着金,金当然明白他不是故意的,同时也知道自己必须坚强起来,换上自信满满的表情就说:“放心吧,虽然现在还没觉醒,但下次鉴别我一定会得到比任何人都强大的能力的!”
紫堂幻看到金如此乐观松了一口气,同时羡慕起金这种不屈不挠的精神来,对自己的怯弱又一次自卑起来。
金再好一番自我夸赞后终于停了口,转而好奇的望着紫堂幻:“话说紫堂,昨天你怎么鉴别完就没影子了,我找你都没找到。怎么样,你是什么能力?”
紫堂幻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卷起自己的袖子把手腕上的一个紫黑色的印记给金看了看,道:“我的能力是家族遗传的,算是一种召唤术吧。”
“召唤术?”金惊奇地看着紫堂幻手腕上如同一朵枯萎的花的印记,不仅兴奋起来,“听起来好像很厉害啊!”
“呃,嗯,还好吧。”紫堂幻继续尴尬地回答着,把袖子又折了回去。
两人之后又聊了其他的事,原本比较低落的紫堂幻被随时散发着活力的金所感染,心情也慢慢好转起来。

这时,校园广播从磁力音响中播放出来,内容大概说的是在操场将会公布昨日鉴别出的能力的前十名,并让这些能力的持有者上台做一些鼓励性的演讲以起到引导学生积极向上的作用。
两人闲着也是闲着,也跟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一起来到了操场上。
偌大的草坪广场中央不知何时设立了一个巨大的展台,校长站在台上先是进行了校庆的贺词,又说了很多诸如学校的名誉事迹之类学生们根本懒得听的废话,然后才到前十的名单。

从第十名开始,每到一名同学公布自己的能力,金都会大呼神奇,惹得周围的同学暗暗发笑,紫堂幻则在一旁掩面努力隐藏自己的存在感。

“终于到第一名了啊紫堂,”金兴冲冲地朝紫堂幻道,“不知道会是什么能力比刚才的第二名的能力那么厉害的能力还要炫酷?”
紫堂幻十分无奈,汗颜之余也跟他说明了学生的能力并非按是否炫酷来排名的。
在金嘟囔着“为什么前九名只有一个女生啊第一名会不会还是男生?”时,紫堂幻聚精会神地盯着第一名的出场,准备好好记忆这被列为第一名的能力究竟是何物。
还没等金碎碎念完,他的声音随着第一名的出现就戛然而止。

那一头张扬的金发,俯视着一切的金眸冷光闪烁,嘴角依旧是轻蔑的弧度。
金眼神微动,脑袋出奇的清明,原本被琐事塞得烂七八糟的心头略过一个念头。
居然是他——嘉德罗斯,那个伤害同学、毁坏公共设施还喜欢贬人的的自大狂!

TBC

评论(11)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