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临八月初九白

|

她飘过来轻吻我的额头,双手抚过我的白发。

她说:“你不信也罢。反正我千般圣魔,只与你说。”

——

【瑞金】你看起来好像很美味

PARO:《行尸走肉》
CP:瑞金




01
——万幸,他还活着。
这是金醒来的第一个念头。

在恢复感知的五分钟里,金知道自己没有缺胳膊少腿,没有难以恢复的伤口。
——还可以站起来。
这是第二个念头。

他枕在枕头上,视线还是模糊的,但基本的物体还都能看清。等他明白自己究竟身处什么样的环境,即使是以警察为职的他也难以置信。

比起他之前遭遇的不幸,现在的世界黑蒙蒙的一片,就像笑看躺在病床上的他的恶魔一样。

原本洁白的房间落满了灰尘,插在血管里的针头已经没了可以运输的药品,心电监护仪似乎已经黑屏了很长时间,就连桌子上不知是何时何人送的鲜花也枯萎成了几瓣凋零的黑茎。

他想从有些发霉的床铺上坐起来,许久没有活动的身体却并不听他的使唤,一个没撑好就滚下了床。

金咬咬牙,从来都是身体快于脑袋的他从未想过拿回身体的主权是这么困难的事。
几乎麻痹了的的躯体一点点畅通无阻,金终于可以真正支配自己的双脚让它们支撑着自己站立起来。

站立在房间中央,金才彻底的感觉到不对劲。
不是房间的问题,也不是他自己的问题。

风透过装有锈迹斑斑的铁丝网的窗户吹进来,扬起床边的白色窗帘,凉凉地吹散了金因汗水凝结的碎发。

——似乎一切都不一样了。
这是金醒来后,第三个念头。


02
金用尽力气推开了房间的门,发现房门在外面被一张担架堵住了。
他没有多想,只是震惊于眼前走廊的肮脏程度与随处可见的干涸血迹。

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习惯性地凑到墙上一处血迹边观察着,同时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着的尸臭味。
金想不通,为什么在他一觉醒来以后,世界仿佛都变了样子?

但即使再怎么不了解情况,也知道他现在的处境绝对算不上安全。
因为他看到走廊尽头有一扇门,伴随着低低地吼声,被铁链紧锁的门缝里,伸出了一只抽搐着的、密密麻麻都是尸斑的手。

金看着那只努力向外伸的手,脑内直觉告诉他那扇门后有着足以杀死他的危险。

他拖着沉眠许久还很酸涩的身体,跌跌撞撞地跑出了医院。
外面的天空像塞了棉花的脏布团,空气粘稠而潮湿,停车场上的汽车大部分已经损坏了,废弃在这里。而原本喧嚣的医院外部已经是横尸遍野,尸体们运气好的被扎起了裹尸袋,有的则直接完全暴露在外面。

金往自己和发小租的房子赶去,沿途没有一个人影,到处都是一片废墟样的景象。他甚至还看到一架报废的直升机停在那里,但显然已经不能驾驶了。

金抛下满脑子的问题与惊慌奋力地赶着路,现在的他只想赶紧回到自己的家,去看看他所担心的人是否还存活着。

这座城市已经毁了,毫无生机与希望的景象让他的心态爆炸,他无法抑制内心的惊恐,只能在心里树立一个目标,逼迫自己向前走。

所幸,这段不算长的路途在金强大的气运下顺利结束,他没有遇到危险,并且获得了一辆还可以骑行自行车。
到了家门口,金迫不及待地冲进门去,眼前的一切却让他大失所望。

冰箱里的食物即使在低温下也已经开始腐烂,床铺也已经发霉。茶几上,他之前留下的零食还散落着,杯子里的水已经干涸。
空无一人的房子里没有一丝温度,金翻遍了每个地方也没见到一点关于朋友的线索或者信息。

他迷茫地坐在地上,觉得这一切似乎是一场梦。
只是中弹昏迷了而已,怎么就会发生了这样的变故。

金努力拍打着自己的脸颊,想让自己清醒一点,或者说想让自己从这场噩梦中醒过来。当然,他最后也发现这根本是无用功。

也许格瑞已经死了?在一开始。
可能我根本就还没醒,在现实世界里已经成了一具植物人也说不定。
金这么想着,此时他已经有点疯狂了。
疯狂的世界逼着他,他的思维也开始扭曲。

但他明白其实自己还存着侥幸,内心深处的声音告诉他,也许格瑞逃了出去,现在在某个地方和大家(警局人员)一起生存着。
金被自己的想法打动,挣扎着站了起来。

既然格瑞不在这里,那么这间房子已经毫无用处了。
金走出了家门,来到大街上。
他毫无目的的走着,寻找着不知从何找起的朋友,终于发现了一切罪恶的源头。

他看到了第一个丧尸。
金湛蓝色的眼睛写满了恍惚,目光落在那只朝他爬过来的已经死了的女人身上。

格瑞在的话,一定一下就打死他了吧。
金默默地想。


TBC or FIN

评论(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