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临八月初九白

|

她飘过来轻吻我的额头,双手抚过我的白发。

她说:“你不信也罢。反正我千般圣魔,只与你说。”

——

忘羡「兄长,我只脸盲,不智障」8

脸盲叽设定。

19.
“小心点。”
蓝忘机的声音从耳边响起,魏无羡咬咬牙,简直想一个拳头打过去:“什么小心点,根本就是你忽然刹车啊!”
蓝忘机淡淡然看着他,没说什么,只是把手收了回去,随即帮魏无羡把安全带解了,道:“下车吧。”
“下车?”魏无羡疑惑,他坐在座位上看了看四周,没觉得有什么特别,顶多是一片绿化比较好的荒郊野岭,“在这下车干嘛?”
蓝忘机已经打开了车门,用眼神示意他下来。
魏无羡盯着他的后背,感觉自己像一个被押送的囚犯一样,就差个手铐了。没有其他选择,在蓝忘机手里他莫名其妙地就没什么脾气,只能磨蹭着从车上下来。

这是条典型的郊区路线,道路右边种植着零散的树木,左边向外则是与道路错着约三米的一片湖泊,湖面平静如镜,路边一路都设立了围栏。
蓝忘机此时已经走到了到路对面也就是湖边的台阶上,毫不犹豫地翻越围栏跳了下去。

“?!”魏无羡大惊,什么东西,蓝忘机怎么下去了?

“喂!蓝忘机!”他急忙跑过去,好在郊区几乎没什么车,过了马路跳上台阶,魏无羡扒着栏杆的边缘向下探头:“你有事没?”

刚问完他就后悔了,只见蓝忘机站在下面一个平台上平静地望着他,一点事都没有,只是一双瞳色极浅的眸子愈发清明。
“.......”魏无羡为自己刚才的担忧感到不值,“你下去干什么,很高的啊知不知道!”而且这种突如其来的行为可以吓死个人了是不是有病!

蓝忘机凝视着他,缓缓道:“你担心我?”语气平缓,却有一丝无声的期待夹在其中。

“是啊,担心,”魏无羡见他这副样子就没好气,“你堂堂蓝公子摔断了一根头发我都是要担责的,更别说可能是摔断腿的事。”
说着他也明白自己必须得下去,就顺着不算陡的坡滑了下去。
蓝忘机听到他的回答垂了垂眸,看他下来后转身便顺着平台边缘走向前方。
“.....”魏无羡无奈,跟了上去。


20.
“蓝公子啊,咱们到底去哪啊?”

“蓝公子,你看天色已晚不如我们还是回去吧?”

“蓝公子到这荒郊野岭莫不是要杀人灭口?魏某人可没做什么对不起您的事啊。”

一路上魏无羡的嘴就没有停下的时候,绕着蓝忘机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倒不是有其他想法,只是生性如此,而且他总觉得蓝忘机并不会把它怎样,也愈发肆无忌惮起来。
饶是魏无羡自己都觉得烦了,蓝忘机也没有让他停下来的意思。

“蓝公子....”
魏无羡脑子里乱七八糟想了半天蓝忘机不阻止他的理由,这时终于看到前面的背影停下了脚步。
魏无羡面露喜色,以为自己真的把人说烦了想要回去,站在蓝忘机后面等着对方把自己撵走。

却见蓝忘机微微侧过头,俊美的侧颜皎洁无瑕,微弱的凉风徐徐,魏无羡心头一动,目光竟微微波动起来,似乎有什么开始浮现在他脑海里,与眼前的人慢慢重叠。

“你不该这么叫我。”蓝忘机看着怔住的魏无羡,看着他灵动的双眸,看着他微微张开的唇瓣,声音极尽温柔。

不该这么叫?魏无羡一时短路,半晌才明白蓝忘机说的是什么意思。
“....蓝二哥哥。”魏无羡轻轻道,说完才惊觉自己的语气有多么自然和亲昵。
但此时他却不像刚才那样烦躁不安,从他第一次见到蓝忘机便产生的抵触情绪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则是脑中越来越强烈的违和感。
怎么回事?魏无羡在心中拧起眉,心头笼罩起一片疑云。

蓝忘机听到那一声“蓝二哥哥”,猛地转过身,霎那间涌上无数情感几乎将他淹没,浅色眸子闪动着,看向魏无羡的目光顿时复杂而炽热,却也涌动着悲戚与惊喜。
“你...”蓝忘机面对魏无羡,一个“你”字说得无比艰涩,薄唇动了动却没了下文。

魏无羡看他这般表情,猛然心如绞痛,穿心的痛感让他有些恍惚,他感觉自己似乎是被蓝忘机牵动了心思,看着蓝忘机的脸也觉得愈来愈熟悉。但他与蓝忘机只是有小时候的一次见面罢了,外加他说要找蓝忘机当“老婆”的黑历史,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但若真是如此,为什么他看到蓝忘机痛苦的表情,也会一起跟着心痛?
魏无羡意识到自己的身体真的出了问题,至少曾经出了问题。

果然,蓝忘机低低吸了口气,再抬眼时那平日冷淡漠然的脸此时满溢的柔情,他将一只手慢慢抬起,终于挨上魏无羡的脸庞时,魏无羡发现眼前的人竟然是在颤抖。

“你...记起来了吗?”

魏无羡无法听得出来这短短六个字中蕴涵了多少,只是在他看见蓝忘机的双眼后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因为那双眸子里,只剩下他自己了。
只剩下他魏无羡一个人了。



TBC

真的很久很久没有写,知道自己写的很烂很庸俗了.....

只是今天想起忘羡时,突然就哭了。

评论(13)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