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临八月初九白

|

她飘过来轻吻我的额头,双手抚过我的白发。

她说:“你不信也罢。反正我千般圣魔,只与你说。”

——

忘羡「兄长,我只脸盲,不智障」9

脸盲叽设定
本章微高能



21

蓝忘机曾掉进没有尽头的深渊,无法呼吸,无法哀嚎,甚至无法流泪。

蓝忘机和魏无羡本是同年级,初二时分在了一个班里。班主任为了不让过于活泼的魏无羡扰乱他人,就把他和班里自持力最好的班长安排到了一起。

“哇,你就是蓝忘机啊。”魏无羡双臂交叠,侧着头趴在桌子上看着旁边的蓝忘机,“久仰久仰。”
正在认真听讲的蓝忘机微微皱眉,看了魏无羡一眼,在便低头本子上写了一行字给对方递了过去:“好好听课。”
魏无羡伸头瞅瞅,兴冲冲地拿起笔在下面跟着写了起来,写完后把本子还给了蓝忘机。
清高的小班长只见在自己短短的四个字下面一大堆狂野的笔迹:“好嘛好嘛,不打扰你学习,我是魏无羡,以后我们就是同桌啦,一定要相亲相爱哦。”
“PS:传闻果然没错,你的脸真好看,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嘿嘿。”

蓝忘机看到最后一行字微微一怔,转头就见旁边魏无羡笑嘻嘻地看着他。
他们的位子刚好靠着窗户,正巧他们学校的窗户又特别大,阳光毫不吝啬地倾洒下来,打在少年的脸上。
蓝忘机的眸子里晃晃的都是那灿烂如阳的笑容,极浅的瞳色第一次有了被映出了光彩。

学校里除了家父特地交代过的极个别老师外,基本上没有人知道蓝忘机有着脸盲的病症,又因为他生性不易亲近,所以大家一般也不敢跟他打招呼,这也正好省去了蓝忘机记不住人脸的麻烦。
但魏无羡是例外。
不知道从哪里听来蓝忘机的小名,整天“蓝湛蓝湛”地叫着不说,还总喜欢捞着他一起玩。虽然每次都会被蓝忘机冷淡拒绝,但他依旧如此。
魏无羡的小伙伴都劝他别去招惹蓝忘机,认为蓝忘机是个大冰块,玩不来的。魏无羡只是笑笑,说就算是冰山,总有一天也会被阳光融化。

每天被纠缠的蓝忘机不胜其烦,想跟班主任提出换座位,都站在老师面前了,却总是能想起魏无羡亲切地叫着他时的样子,憋了半天最后也什么都没说。

魏无羡还是每天都坐在座位上跟根本不搭理他的蓝忘机碎碎念,要不然就一直盯着蓝忘机的脸看,或者干脆睡觉。
班主任上课看见这样的情况也跟蓝忘机提了提,希望他能提醒魏无羡上课认真听,毕竟就要期末考试了。那时蓝忘机已经跟魏无羡做了半年的同桌,深知魏无羡头脑十分聪明,即使不听课也能在全年级名列前茅,但碍于自己的班长身份,还是点头答应了老师。

第二天,魏无羡因为昨晚熬夜打游戏精神不振,一到学校就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蓝忘机看他确实很累心软了软就给了他一早读的休息时间。
但第一节课是班主任的,蓝忘机知道必须要把魏无羡给捞起来听课才行。
他在魏无羡耳边叫着他的名字,呼出的风吹的魏无羡耳朵痒痒的,迷迷糊糊地道再让我睡一会。蓝忘机不同意,坚持要他起来听课,魏无羡依旧在梦中的模样撇了撇嘴,断断续续地说:“好哥哥...蓝二哥哥...再睡一小会...”
蓝忘机听清了他说什么之后当即全身都僵了,没再叫魏无羡起床,两只耳朵红扑扑的。
殊不知坐在前排的同学听的脸都快裂了,一下课就给魏无羡拉出了教室,给他说他都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魏无羡本来还昏昏欲睡,听到同学说蓝忘机害羞之后一个激灵立马来了精神,知道蓝忘机脸皮这么薄的他之后只要有事求蓝忘机——如作业画名单、迟到了给老师说自己去上厕所之类——就可怜巴巴地叫蓝二哥哥给蓝忘机听,每次都能成功达到目的。

两人就这么坐着同桌,蓝忘机还是一副其他人看了就透心凉心飞扬的模样,但丝毫不阻碍魏无羡有事没事就逗他找乐子。

终于,一个学年结束。
因为他们学校是一年份分一次班,所以蓝忘机以为他跟魏无羡不会再坐到一起了。没想到一个暑假过去,他们还是在同一个班级里相见了。
天知道蓝忘机在听到那一声熟悉的“蓝湛”时有么欣喜,同时他也意识到一个问题。
过去了两个月,患有脸盲症的他甚至想不起来班主任的脸,却唯独对魏无羡的样子记忆犹新。
隐约间,蓝忘机觉得自己可能已经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他想纠正自己歪曲的心思,开始不再与魏无羡搭话,拒绝一切沟通,甚至想要转班。

蓝忘机在第二天放学后来到老师的办公室,对班主任艰难地说出了想要换班的请求,班主任关切地问他出了什么事,蓝忘机只是一言不发。
走出房间时,蓝忘机与门外的人撞了个满怀。蓝忘机刚想道歉,却发现对方居然是魏无羡。他愣了一愣就想走,却被拽住了手腕。
蓝忘机一惊,想要挣脱却回头看到魏无羡面色苍白,忽然没了力气。

魏无羡深深呼吸,张了张嘴,望向蓝忘机的眼睛,语气十分酸涩:“你就...这么讨厌我?”
蓝忘机看着他,没有说话。
“讨厌到不跟我说话,不跟我接触,甚至现在要转班?”
“....”回答依旧是沉默。
魏无羡死死看着他垂下的眼眸,空气粘稠起来。

似乎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蓝忘机被攥得麻木的手腕被缓缓松开。他没有看魏无羡的脸,他害怕一个心软就说出了一切。

如果蓝忘机当是肯看一眼,就会发现魏无羡当时眼里的痛苦比他更甚,还侥幸存在着的希冀伴随着无限的沉默一点点消逝,不再有光。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远去的背影,尝到了嘴里的血腥味。原来他怕自己经不住魏无羡的质问,怕他控制不住心里的欲望,一直狠狠地咬着舌尖,直到破掉流血。
对不起,我不能再留在你身边,我不能害了你。

蓝忘机恍惚地收拾好东西,走出校门口时却发现马路上里里外外围了一圈的人,指指点点地讨论着什么事。
蓝忘机本不想理会,却在即将走过去时隐约地升起不好的预感。

“哎呀这个男孩也太勇敢了,直接就冲过去了啊!”
“是啊,我就在旁边,却没反应过来只能眼睁睁看着...唉。”
“才初中的孩子就有舍己为人的精神,真好。但恐怕这也是受了不轻的伤吧。”
“那可不,被车直接撞着,不死也得少点东西啊。”
“怎么说话呢!你积点口德吧....”

蓝忘机听在耳朵里,心里蓦地停了一拍。

初中生?
男孩?

蓝忘机身体不由自主地跑过去,竭尽全力扒开人群,映入眼帘的是满目的猩红和一个倒地上的男孩。


蓝忘机颤抖着伸出手,一顿一顿挪动着步子。
越来越靠近,血腥味愈加浓重,灌满了他整个身体。
他忘记了眨眼,眼球干涩无比。
他忘记了呼吸,声音淹没在绝望的深海里。


再熟悉不过的脸庞沾满了鲜血,沉睡般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刺痛。

撕裂——

蓝忘机整个胸腔似乎被抽干了空气,一双手慢慢握住他不能跳动的心脏,无情地捏碎了每一根血管。

他听不见声音了,万籁俱寂。
他看不见事物了,万物皆空。
自己已经不复存在。

血泊中,书包里的资料散落了一地,基本上都是空白,只有一个习题本上写满了东西。
那是用三个字写了无数遍组成的错乱的笔迹。
是一个人的名字。

“蓝......”






TBC

评论(21)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