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临八月初九白

|

她飘过来轻吻我的额头,双手抚过我的白发。

她说:“你不信也罢。反正我千般圣魔,只与你说。”

——

忘羡「兄长,我只脸盲,不智障」11

脸盲叽+失忆羡设定

*最终章。




24
魏无羡捏着门把手,盯着蓝忘机的脸坑坑巴巴地问道:“你,你怎么来了?”
蓝忘机微微垂眸,道:“来看看你。”
魏无羡一瞧对方那张冷漠脸对他却像个小羊一样温顺,心道完了,心动程度max啊!

蓝忘机看魏无羡扒着门,他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问道:“怎么了?”
“啊,没事没事,进来吧。”魏无羡赶紧回神打个哈哈,让蓝忘机进了家门。

因为是魏无羡和江澄合租的房子,即使不是很宽敞但也不小了,两室一厅,他们两个人住是绰绰有余的。江澄其实是个有点小洁癖的人,所以除了魏无羡的卧室之外都要求尽量整洁,也幸亏这样,蓝忘机看到的大厅还是很干净的。

幸好幸好,魏无羡舒口气,他深知蓝家的人都是板上钉钉程度的恪守信条,对任何事情的要求都十分严格,而蓝忘机更是有着严重的洁癖——这些都是江澄告诉他的。
深陷“看来之前答应打扫卫生是正确的”想法的魏无羡完全忘记当初自己打扫起卫生有多不情愿,那个敷衍的样子让江澄几度想往他脑袋上砸拳头。

“咳,”魏无羡把蓝忘机领到沙发上,想尽量避免两人的尴尬气氛,“你喝点什么东西吗,我这啥也没有,就吃的多!”
蓝忘机看着他,道:“那就...”

“绿茶?”
“绿茶吧。”
两人相同的答案重叠在一起,蓝忘机的身体微不可见地震了震。

魏无羡哈哈一笑:“你的口味也太好猜了,等着,给你拿去。”说完转身拐进了厨房。
魏无羡不知道,刚才他们这段对话,早在他们初中刚认识时就发生过了。
蓝忘机坐在沙发上,怔怔地看着厨房门口,眼里闪烁着十分复杂的光芒。


24
魏无羡拿完饮料之后回到大厅,递给蓝忘机:“喏。”
蓝忘机刚伸手准备接过,“谢”字都说出来了,就看魏无羡迅速把手收了回去。
蓝忘机:“.....”
魏无羡毫无反应地再次把饮料递了过来,蓝忘机刚伸手就看他把手又缩了回去。
蓝忘机:“...........”
魏无羡:“你干嘛不接啦。”说完顺便还摆出一脸正直。
蓝忘机立即眯了眯眼,站起身走到魏无羡身前。

喂等等等等,他只是想开个玩笑,老毛病了宽容一下吧大哥!
魏无羡被蓝忘机的架势吓得一个踉跄,赶紧毕恭毕敬地把饮料双手呈上,道:“蓝总,属下知错,还请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一般计较....”
蓝忘机早就习惯了魏无羡骨子里演艺细胞的才能发挥,无奈地接过绿茶:“别胡闹。”

魏无羡听他这话说的三分轻柔七分宠溺,加上低沉性感的嗓音真真是大杀器。
怪不得那些小说都叫《霸道总裁小娇妻》和《豪门宠媳之拐个总裁带回家》,敢情被总裁宠是这种感觉吗?
魏无羡舔了舔嘴巴,突然领悟到当个被包养的废人有幸福。他把刚才还怂得当人家跟班的事抛之脑后,手臂搭上蓝忘机的肩膀:“小蓝儿啊,你说我们当初是喜欢彼此的,那现在呢?你还喜欢我吗?”说完还抛了个媚眼给对方。

“嗯。”蓝忘机不假思索地道,“喜欢。”

.....!!!!!!
魏无羡呆愣地看着蓝忘机,嘴唇抖了抖,立即挪走了手臂。

等,这是告白?不对,是被迫告白?但是他一副坦然的样子也不算被迫吧是心甘情愿的咯!
魏无羡脑子陷入宇宙风暴,乱成了一滩糨糊。

不对那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他不是人啊!畜生不如!他怎么能.....怎么能去调戏一个真心待他的人!
他单纯的调戏居然换来了人家的真挚告白,魏无羡内心疯狂愧疚,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僵硬地拍拍蓝忘机的肩膀,道:“呃,那个,好,谢谢....”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动了动唇没有说话。
魏无羡害怕他生气,语无伦次地道:“不是,我的意思是,我还没完全想起来,虽然之前你说我是喜欢你的,但是....”
“没关系。”蓝忘机开口打断了他,语气平和,“我没有强迫你的意思。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错,我不会让你为难。”

看蓝忘机这个样子,原本十分心虚的魏无羡突然有些难过。
为什么?为什么不生气?倒是生气啊。自己做了那么多伤害他的事,躲着他,厌恶他,甚至害怕他。
但他现在又在说什么?不想逼迫,是怕自己无所适从?

魏无羡暗自咬咬牙,不知道到底是生谁的气。
蓝忘机究竟有多喜欢他啊,才会无论发生什么都向着他?才会忍受整整四年不跟他来往甚至一面也不见?才会把一切的过错都归在自己的身上?
这也太奇怪了。
明明不是他的错。
明明不是蓝忘机的错。

蓝忘机看魏无羡脸色苍白,以为自己的话说的太直白吓到了他,赶忙道:“魏无羡,你不用....”
“我不用什么?”魏无羡反问道,抬起头死死盯着蓝忘机的眼睛,“不用在乎你,把你的话当成耳旁风?不用关心你,把你的真心随意践踏?蓝湛,我魏无羡还没绝情到那个程度。”

蓝忘机怔怔地看着他,不知该如何反应。

“你以为我是讨厌你的吗?你以为我就只想远离你?”魏无羡的声音平缓,却铿锵有力,一个字一个字响在蓝忘机的耳边。

“确实,虽然我以前喜欢你,但现在我清楚我并不是同性恋。”

蓝忘机瞳孔一缩,心脏猛地揪起。

那一刻,蓝忘机好像回到了车祸现场。
铺天盖地的鲜红中,他终于记起来,原来当时的魏无羡还没有完全昏过去,而是在看见他后,颤抖着双唇发出了只有他能听到的声音:

“蓝湛.....”

渺茫而遥远的呼唤随着时间渐渐拉近,那个他挚爱的男孩跨过四年的时光悄然降临。
魏无羡轻轻说道:“蓝忘机,我只喜欢你。”

只是喜欢你,只能喜欢你。
只有你是我全部的唯一,所有的一切都比不上你。
只因为我爱你。

蓝忘机全身发冷,几乎窒息。
他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在四年之前,他就得到了毕生所爱。

而魏无羡明白,自己不会后悔说出这句话。
一个人的脑部结构远比肢体构造复杂得多,同时也难以控制得多,而先天患有面孔遗忘症的蓝忘机却能够克服病症记住他的脸,这已经能够证明蓝忘机的感情。

如果说蓝忘机是当初车祸时亲耳听到了爱情,那么魏无羡在与蓝忘机初遇时便看到了所有的未来。

那是近在咫尺的少年,还有风过和花开的声音——从他们的重逢再向后退一千四百天,蓝忘机就已经决定将这灿烂永携心间。


FIN







小番外①

羡羡:所以为什么你会去婚介所,要不是我打工碰到了你难道你还真要相亲?

汪叽:不是的,是...兄长让我去的。

羡羡(吃惊):居然是蓝大公子的意思?难道是怕你会为我守寡不成?啧,说不定守寡还算轻的,要是因思念太深而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蓝二哥哥,看不出来你是狂野型的?

蓝大:魏先生.....

汪叽:.......

羡羡:啊呀蓝大公子!你好你好,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啦!别上心!

蓝大&汪叽:.......

羡羡:恩?怎么不说话?难道——被我猜中了??

蓝大:.......我还是先走吧。

汪叽:(兄长,我只是脸盲而已,并不智障好吗。)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٩(˃̶͈̀௰˂̶͈́)♡


评论(18)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