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临八月初九白

|

她飘过来轻吻我的额头,双手抚过我的白发。

她说:“你不信也罢。反正我千般圣魔,只与你说。”

——

【双飞】ALL-SUFFICIENT


“我甘愿亲手葬送你的一切,也不愿你为众生愚昧独自长眠。”


他们仇恨我,谋害我,你都看见了。

耶和华阿,你听见他们辱骂我的话,知道他们向我所设的计。

并那些起来攻击我的人口中所说的话,以及终日向我所设的计谋。

求你观看,他们坐下,起来,都以我为歌曲。

耶和华阿,你要按着他们手所作的向他们施行报应。

你要使他们心里刚硬,使你的咒诅临到他们。
你要发怒追赶他们,从耶和华的天下除灭他们。



“齐格勒博士,你每天都在救死扶伤,延续人们的生命,太伟大了。”年幼的法芮尔仰着小脸,看向眼前的人的眼睛里满闪烁的光晕,“我以后也要当一名医生,像妈妈那样,像你一样,去拯救人类!”
回应她的是一声轻笑,和抚摸着她额头的动作,“不是这样的,法芮尔。”
“拯救人类——只靠救援是无法改变现状的。”
“嗯?”法芮尔有些迷茫,“那要怎么样才能...改变现状?”
法芮尔看到对方微微沉默,顿了顿后伸手将自己抱了起来放在腿上。法芮尔觉得自己的脸在发烫,却不能拒绝她渴求的亲昵。
“你明白吗?法芮尔。”那个人说,“想要改变,想要拯救,你都要付出代价,而这代价也许是你无法承受的。”
阳光轻飘飘地落在两人的肩头,法芮尔静静地听着面前天使般美丽而圣洁的女性的的言语。
但实际上,对方说的话并不像给人印象那般柔润,而是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为人民而战斗,这就是我的职责。”
“为了你深爱的一切,即便是枪口对准了你的眉心,你也要反抗。只能去反抗。”
“因为子弹只能打破你的身体,却无法撼动你的信念。”
“去战斗吧,法芮尔。”安吉拉·齐格勒说。

多年后,守望先锋多了一枚士兵。
她果敢,刚正,战斗力超群。她端正着自己的武器,永远都站得笔直。
她装备着全身机甲,却内心透亮。
她知道自己并非是靠着身后的喷气推动器而飞上高空,因为只有不屈的灵魂才能成为人工双翼。
她带着被压迫人民的苦痛高喊:
“——天降正义!”

那之后,她多了一个名字:“法老之鹰”。
但她从未忘记,也不胜荣幸能够记得多年前无数次响彻在战场上的那一句话。那句比任何歌声都要生动万倍的生命之音:
“——英雄不朽。”


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我是初,我是终。

“我只是一个医生,偶尔创造奇迹。”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