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临八月初九白

|

她飘过来轻吻我的额头,双手抚过我的白发。

她说:“你不信也罢。反正我千般圣魔,只与你说。”

——

【太敦】开起了敦亲爱的小耗子*2

*哒宰翘班梗(这是什么狗屁梗...。
*心潮澎湃产物只求增粮。
*并没有耗子。

中岛觉得现在自己的眼睛一定比蒙哥马利的那一头秀发更加鲜红。
他几乎跑遍了这座城市,除了一些不能去的是非之地,可以说在各个地方都进行过了安检式搜索。中国的那种。
现在的中岛整个人都处于自体燃烧的边缘。

靠在侦探社楼下的树旁,整片大地都被昏黄的日光覆盖,暗淡的阳光忽明忽暗,昭示着傍晚的来临。

太宰先生,真的很厉害。各种方面。
无论是智商、打斗技巧、还是异能力,都让他望尘莫及。自己却连找到他这样的工作都不能完成。这样的自己,真的有资格留在侦探社吗......

炎热的气息削弱了不少,淡淡的凉风吹起中岛右边略长的发鬓。他扬起头,看着渐渐被夜云侵蚀的天空。
无意间,他瞥到了侦探社顶楼的天台。

咦?
那个正在飘扬的棕褐色的东西是什么?
.........一件风衣的衣角?
中岛敦的紫金色瞳孔猛的紧缩。

“咚咚咚——”
大理石制作而成的台阶与脚步接触发出较为清脆的碰撞声,不减的高亢音调和快速频率彰显着此时脚步主人的急迫。
“喂——!太宰先生!”一把推开楼梯与天台连接的铁门,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空旷的顶楼。
中岛敦愣住了。
怎、怎么会?他有些慌乱地眨着眼,小跑几步来到天台的中央扫视着四周。
当他发现周围真的没有任何人的时候顿时丧了气。果然,太宰先生怎么会在天台啊,肯定是自己看错了吧!或者是太思念太宰先生的身影从而产生幻觉了吗.......

想着想着,中岛敦又一次产生了捅死自己的念头。

白发的男孩抬头看着西方遥远的坠日,失落地耷拉下眼帘。“今天也没能把工作完成,真是太失败———”
“哟!敦君!”
“了......?”

中岛敦的身体一瞬间僵硬起来,立刻向刚才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什么都没有。
幻、幻听?除了幻觉连幻听也开始出现了吗!!
少年的喉结上下动了动,拍着自己的额头大喊起来:“中岛敦你要振作啊啊啊!不能因为这样就开始陷入绝望啊!!”

“咦咦你在干什么啊——愚蠢的人类!”耳边传来某人特有的“听起来就知道这个人一定很麻烦”的声音、紧接着自己的肩膀就被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诶?
诶?!?!
中岛敦惊慌失措地回头看去,那个被自己寻找了一天的男人正俯着身对他微笑。

“太、太宰先生?!!”
太宰治立刻后退几步,皱着眉对他撇了撇嘴:“干什么干什么,不要这么大声地叫我的名字!我对男人可没有兴趣!”
中岛敦一脸被吓坏的表情,闻言马上手足无措地开始道歉,“啊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有点被吓到了....话说太宰先生你是怎么出现的?”

太宰治歪了歪头,一步踏过自己脚下的剪影然后露出淫邪的微笑,慢慢凑近人畜无害的小老虎——



“你想知道吗?”
他微微低下头,对着中岛敦的耳边轻轻吹气。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