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临八月初九白

|

她飘过来轻吻我的额头,双手抚过我的白发。

她说:“你不信也罢。反正我千般圣魔,只与你说。”

——

【太敦】开起了敦亲爱的小耗子*3

*哒宰翘班梗(这是什么狗屁梗....。
*心潮澎湃产物只求增粮。
*并没有耗子。
*撒花♪


———“你想知道吗?”
金色的阳光铺满整个天台,散落在两人的身上。

中岛敦的眉毛动了动。
“我说,太宰先生。”他抓住太宰治从他身边悄然伸过的手臂,将这条缠满绷带的人类肢体脱离了身后的门把手,“下次再想分散我注意力的话,也要换点好的方法啊。”
计划被识破的太宰治的额角留下一滴冷汗,只好一脸无奈地直起身子,撅起嘴不满道:“不好玩了啦敦君,原来那个纯洁的像小白兔一样的你去哪了?怎么现在也跟那些狡诈的大人们一样了啊?”
....你这是在说你自己吗先生。中岛敦的视线不禁多了些看智障的意味。

“嘛,反正现在也要下班了,”太宰治双手托着后颈,一个转身来到了天台的边缘,“敦君也不要缠着我啦——除非你想和我一起殉情。”
话音落下,太宰治微微侧过身颔首微笑着,并抬起一只脚踏上了不算高的围栏。
“咦!!”中岛敦被惊得一个激灵,忽略了太宰治话语中某个奇怪的词,连忙冲着这个可怕的自杀主义者慌乱地摆手,“太宰先生冷静一点啊!这里可是很高的,即使是太宰先生跳下去也凶多吉少啊!”
“当然啦!不然我怎么会选择在这里自杀呢!”太宰治微微扬起下巴,看向中岛敦的眼神变得深邃起来,“不过,假如敦君和我一起跳下去的话,那这将会是一场美丽而盛大的深情终曲。当然,如果敦真的这么做了,我说不定也会因为舍不得而放弃哦!”

“....什么?”中岛觉得自己已经跟不上这个男人跳跃的思维步伐了,苦着脸的样子让太宰治心中一阵发笑,“太宰先生不要开玩笑了,快点从上面下来啦!”
“不要!”
“不要闹脾气啊太宰先生!”
“为什么要听敦君的话啊?”
“呃?...因、因为我是为了太宰先生好啊?”
“我自己都不觉得这是为了我好,敦君凭什么觉得这么做是为了我好?”
“.....啊?”
“为了我好而这么做却不过问我是否觉得这样好不好才是敦君的不好吧!”
“....我”
“敦君的好与不好当然不能用来衡量我的好与不好,已所不欲勿施于人啊少年郎!”
“.....”
中岛敦的内心世界宣告崩塌。

太宰治看着晕头转向的小虎猫挑了挑眉,把手放在胸前悲痛地抹了抹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大义凛然地踏上了围栏。
“既然敦君不愿与我共同死去,那么我便只身一人前往天堂吧!”

“再见了,敦君!”
“等一下!!太宰先生!!!”中岛猛然醒悟大喊出声,身体迸发出骇人的能量,大量的蒸汽从他的衣角中冲出来,叫嚣着震耳欲聋的呜咽!
中岛敦的异能化躯体化作一道白光冲向边缘!

然而太宰治的身体已经开始下坠,极力伸长的虎掌与他还差着二十公分——

太宰先生——

金紫色的瞳孔快速抽动着——
不要——



太宰!!!!

那一刻,中岛明确地感受到自己的心跳为这个名为太宰治的男人而停了半拍。过去与太宰治在一起的种种如同走马灯一般放映在眼前。





——来不及了。





“独步吟客——钢丝枪!”
一根黑色的钢丝以极快的速度擦过中岛敦的发鬓,精准地刺穿了太宰治的风衣,将他吊在了天台边上,然后一个发力便把太宰治拽回了地面上。

“痛痛痛——暴力理想君麻烦下次请你轻一点!不自杀也被你坑死了!”太宰治的一张脸皱成了包子,捂着屁股恶狠狠地向来人抗议,“而且我并不喜欢这种死法!”
“哈?!你这个拉低全世界绷带使用价值的混蛋还真是不识好歹!!”国木田抽着嘴角赶过来,还没等一旁的中岛敦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便一脚把太宰治踹到了地上,然后揪着他的领子阴沉地发言,“今天不让你加班加到大小便失禁我就把行程表给撕了。”

本来还想顶嘴的太宰治瞬间怂了,乖乖被国木田夹着脖子拖走。


“啊。敦君。”突然的呼唤让中岛敦终于从人生的大起大落中抽出来,恍惚地看向声源。只见太宰治露出自认为最能蛊惑人心的笑容向他比了比心:“下次再一起殉情吧!”
“殉你个人间失格你自己下地狱干嘛要拖上别人赶紧闭嘴!”

........
太宰先生今天也很不正常呢,真是太好了。

这么想着的中岛敦露出世界和平的笑容,因为刚才一瞬间的爆发异能而瘫倒在地板上。
此时的天空已经渗透出阴冷的黑与璀璨的星辰,衬出生命的美好。
每天都这么活着真的好辛苦啊.....中岛瘪着脸笑着流出了眼泪。

....唔?
中岛发现了从兜里掉落出来的一张小纸条。
他疑惑地打开。

【——嗯哼,看来今天的殉情行动也没有成功呢!但是最终我一定会和敦君共赴黄泉的!】

啊?

【嗯。我知道就算我都已经这么说了敦君还是迷茫着他可爱的小脸发出询问。】

....啊?

【但没办法啊,我就是很中意这样的敦君!】

...?????

【所以放心吧少年,在和你殉情之前我都不会死的。
与你同在生命尽头的男人^_^✧】
这、这到底是什么啊?

中岛敦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
虽然这个字迹是太宰先生的,但他写的这段话有什么意义呢?还有我做错了什么,让他真的那么恨我想要拉我一起死.........

然而最重要的是,为什么心里总觉得有些乱糟糟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清凉而舒畅的感觉——

中岛从未感受过的,像秋日的风和泉水。

思考中的中岛一个晃神让这张纸被挤压地不成样子,又手忙脚乱的展开他们,只见刚才那段话的背面又写了一行字:

r=a(1-sinθ)
解开它吧,敦君。这是我作为前辈给你留下的一项作业哦。


————第二天。
“江户川先生......请问您能告诉我这个要怎么解吗?”
中岛敦在苦思冥想了一晚上之后差点就要选择把那张纸泡进水里揉成粉末给镜花施施肥、但良好的忍耐力控制住了他,并决定明天问问江户川先生。
“啊?”江户川看了看中岛所写下的函数表达式,将眼睛稍微睁开一道细缝,又斜过身子淡淡道,“难道你想让我这个名侦探白白帮忙吗?”
中岛敦的小脑袋边闪出一颗小星星:“当然不是的!看,我为您带来了钢珠汽水和栗子味棒棒糖哦!”
江户川慵懒地“嗯”了一声后接过自己的报酬,然后把自己的电脑屏幕扳到面向中岛的一边。

中岛疑惑地浏览着网页,脸陡然间红的不像样子跌到了地上。

太、太宰先生啊啊啊!!



———【网页的名字是:“我爱你”的一百种表达方法。】


Fin.

感谢每一位观看的小姐!!
顺便,愿意跟作者殉情吗♪(鬼才会跟你殉情。

评论(1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