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临八月初九白

|

她飘过来轻吻我的额头,双手抚过我的白发。

她说:“你不信也罢。反正我千般圣魔,只与你说。”

——

【芥敦】微笑与山茶*1

*医生芥x花店员工敦
*不想码字
*只想吃粮
*微笑着死去


芥川龙之介是市级医院里有名的医师主任。
他的知名程度颇高的原因,不仅因为他拥有着优秀的医术,更多的部分则是他拥有一张眉毛稀少却依旧略显帅气的面庞。
所以尽管他总是冷冰冰地巡查,冷冰冰地手术,冷冰冰地诊断,冷冰冰地和病人相处,却依旧挡不住一些小护士极力压制的尖叫。
芥川表示,叫就叫吧,毕竟他并没有学习过应对这种症状的方法。

像往常一样,芥川拿着病情报告表在各个病房巡查。清冷的目光和看起来带着点病态的白皙脸颊相得益彰,同时也和身上洁白的白—大—褂形成了较好的呼应,使芥川整个人散发出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高洁姿态。
“...樋口小姐,能麻烦你让一下吗。”在顶着赤裸的侵犯目光的情况下忍无可忍,三十秒后终于出声提醒在病房门口出神而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的樋口一叶。
樋口如梦初醒地眨了眨眼,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后姣好的面容立刻烧了起来,对芥川低头道了歉之后飞快地跑走了。芥川不耐地揉了揉眉间,跨步进了房间去检查病人的情况。

对于同为医师的樋口,芥川并没有称呼她为“樋口医生”而是“樋口小姐”,这也是有原因的。曾经他还只是个医生助手的时候,带领他走上医生道路的是一个名为太宰治的男人。那是一个没什么干劲的花心的人,只看他平时的表现就会觉得“这个人好帅噢但是人渣的不行呢”。然而芥川知道,太宰治是对每一个生命都充满尊敬的人,并且掌握着极高的医学造诣,他所接下的手术无一不是难度系数极高的医疗任务。他对待每一桩手术都持一丝不苟的态度去进行,竭尽全力地医治每一处的创伤。那个时候,芥川就发誓一定要成为像太宰治那样的医生。
但不知是不是天意弄人,在芥川某次外出实习的时候,太宰治辞职了。天知道他身为一个从医院门口捡来的孤儿能够当上实习医生是多么开心的事,他甚至已经想好了如何向一直谆谆教导他的老师报恩,但当他拿着实习医生资格证兴冲冲地跑到太宰治的办公室时,那里早已空无一人。
他询问了所有与太宰治有关的人物,也没能得到太宰治离开的理由。
从那个时候起,笑容似乎就在芥川的脸上消失了。对待同届的医师也从来不会称呼其为“XX医生”,因为在芥川心里,只有太宰治才算真正的医生,没人能够和他一同享有这个名衔。

“嗯,这几天恢复的不错,”芥川帮助病人稍稍调试了滴管的行进速度,在报告报上刷刷地写着,“注意多喝水,不要摄入辛辣食物。再过个三四天应该就可以出院了。”
坐在病床上的小姑娘不住的点着头,手指攥紧了被单,清秀的脸蛋红扑扑的。

在芥川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无意间瞥到床头柜上一束非洲茉莉,里面夹着几只黄色剑兰,细心地用一层黄白条纹的棉纸松松地包裹着底部,再用一根浅黄色的缎带达成了可爱的蝴蝶结,剑兰鲜嫩的花瓣还沾着几颗清澈的水珠。看得出来保养得非常好。
芥川作为一名医生,每天见到的花卉就不下5种,却不常见到用非洲茉莉礼物赠送给病人的,而其中为数不多的剑兰则代表着康宁,在非洲茉莉美好的象征上又增添了祝福之意。看来,送花的人也费了一番心思。
因为少时地狱般的生活中,只有花朵这样微小却美好的存在为芥川增添了一丝安慰与光明。所以看起来不近人情的芥川,实际上对花卉有着一番特别的情感,所以在这方面颇有研究,这点就连太宰治都不知道。

“这束花,”本来因为芥川离开的女孩有些微微失落,闻声吃了一惊抬头看向他,只见芥川用手轻轻把花束摆正柔和地说道,“是非洲茉莉。花语是朴素自然,清净纯洁,很适合你。快点康复吧,不要浪费了送花人的一片苦心。”
看着芥川罕见的温柔,女孩的脸陡然间冒起热气,慌乱地低下头回复芥川:“谢、谢谢芥川医生!”

芥川点了点头,离开时眯了眯眼看到了包花纸一角所印着的『中岛圃』。
不知是不是因为看到了自己所喜爱的事物,一整天下来芥川没发一次脾气,并且顺利地完成了一天的工作。

下班之后,正在换衣服的芥川突然想起来那家名为『中岛圃』的花店,思考了一番之后,决定去看一看那是一家怎样的地方。

然而在医院周围转了一圈,芥川也没能找到这家花店。
龙之介大医生有点失望。

TBC.
请大家不要在意“眉毛稀少”这个形容词(是粉。
呀。昨天下午码完小耗子之后觉得再也不用码字了不禁感叹起世界的和平。
然而造化弄人。
我,闲不住。
我,活该。

评论(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