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临八月初九白

|

她飘过来轻吻我的额头,双手抚过我的白发。

她说:“你不信也罢。反正我千般圣魔,只与你说。”

——

【芥敦】微笑与山茶*3

*医生芥x花店员工敦
*作者死了。世界再见。

“话说芥川医生跟我这么说的时候我还吓了一跳,那样的一个人居然会给我道歉呢,”年轻女士展露出略带羞涩的笑容,“看来你们花店跟这里的医生很熟啊。”
诶?
中岛敦的脑子罢工了半刻。
芥川....医生?

—————第二天,『中岛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所以你就淋着雨带着花回来啦?”太宰治仿佛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冲着根本停不下来的劲头使劲拍着桌子,一副欠揍的样子让中岛敦很想叫来隔壁的原高中老师现在为盆景店长国木田好好为他上一堂生动的思想品德课。
这个可怜的男孩觉得自己活得很辛苦。
说到底这个人为什么会对自己家店员的悲惨遭遇这么感兴趣啊?而且虽然中岛敦自己觉得这个故事一点都不好笑,店长却每次都会完美诠释『仰天长笑』这个成语的全部含义。
“笑够了吗店长先生!”中岛敦难得地露出嫌弃而恶狠狠的表情,“讲道理,如果不是店长爽约,我会沦落到这个地步吗!”
“诶——我哪有那么不负责任啦,”太宰治立马收起笑容,撇着嘴不去看对方,“只是突然有点事情要处理,没办法咯!敦君不要这么小心眼嘛!”
中岛敦抽搐着眼角面色阴沉,半晌后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个店长果然靠不住,还是赶紧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吧。

“对了,你说的那个医生叫什么来着?”
“芥川啦,芥川...龙之介吧?”回答着太宰治的中岛弯下身子,把重新挑选的花铺在棉纸上,“我就看了一眼,当时也没太在意。谁知道看起来像冰块一样的...的人,会帮我给客人道歉呢。”其实他是想说冰块一样的面瘫的,然而顿了顿还是改了口,怎么说芥川也是帮助过自己的人,自己不能这 么不尊敬人家。
太宰治“噢”一声之后,又暗搓搓地凑过来,“那他是怎么知道咱们的收货人的谁的啊?”

......

太宰治看着自己可爱的小店员沉默后挑了挑眉,绑着绷带的手臂一伸就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张贺卡:“你在收拾地板的时候,有没有看到这个啊?”
“...没有。啊,被芥川医生拿走了吗?!”中岛瞪大了他那双好看的眼睛。贺卡上一般都是送花人对收花人的祝福语,那么双方的名字基本都会写在上面。
太宰治耸了耸肩。
“唔,不过人家是为了帮我嘛,拿走就拿走吧。”乐观积极的少年马上就释怀了,反正也没什么可纠结的。
确实,如果是其他人的话,这点举手之劳还是没问题的。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对待一个陌生人,会如此用心吗?而且那个人是芥川啊。
这,可能吗?
太宰治默默看着中岛一点点把散乱的花朵变为使人从心里产生愉悦的美丽花束,整套流程下来行云流水却又不会让人感觉到匆忙,只有残存在心中的赏心悦目。做完一切之后小白虎长舒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嗯,”太宰治在中岛转身整理的时候移开愈渐深邃的目光,把一半脸颊埋在阴影里,“芥川这小子啊.....”

忙碌一番之后,中岛再次检查了自己的工作一下是否完备,抱着一大束白姜准备出门。
“那么,我出发了!”
“嗯,一路走好噢~”

—————医院。

“休息一下吧,芥川前辈。”樋口站在芥川旁边,用手指快速划过时间表上的文字,确认了一遍之后微微弯下身子对芥川道,“这是今天您最后一个手术了,接下来的时间您可以自由支配。”
原本想回复樋口的芥川被喉咙的痒意刺痛,将右手放在嘴边剧烈地咳嗽了几声,纤细的睫毛低垂着,虚弱的模样看得樋口一阵心疼,连忙从兜里掏出消毒过的纸巾递给芥川。
“前辈...”
“我没事。”打断了樋口还未成形的话语,芥川没有接过纸巾,而是用冷漠掩饰自己的病态,“樋口小姐应该还有工作的吧?我就不打扰了。”说完便直起身子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
樋口一叶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最后也只是扯扯嘴角缝补出一个自嘲的弧度。
在她还是个小护士的时候,芥川也还是太宰医生身边的实习助手,就算他们的地位大抵相同,她当时就已经习惯性地目送芥川远去的背影,那时候的她只是见到芥川便开始小鹿乱撞,抑制不住内心的情感。而即使她现在已经成为了与芥川平行的职位,却依旧只能站在他身后,只能仰望他不曾停留半刻的目光。她不知道究竟自己要怎么做,才能让心上人用正眼看她一次。
樋口的视线随着芥川的离去黯淡下来,体力不支般瘫倒在座位上。

芥川走在走廊的右边,那边有着巨大的落地窗。他微微颔首注视着玻璃另一边那些他掠过的芳草,那些他喜爱的花朵,还有明晃晃的阳光。不曾有微风拂过,只因掉落的露珠微微摇曳。每一次他从这里走,负面情绪就会一扫而空。
他不是不知道樋口的心意,但他并不想接受,也不能接受。因为,他有更加重要事情要做。

芥川在办公室里换好了衣服,对着镜子整理几个细节之后拍了拍衣领。走出房间之后,身着一袭漆黑风衣的芥川再次吸引了路过女性的眼球。与白/大/褂截然相反的色彩在同一个人身上却得到了两种极端的魅力体现,风衣的阴暗与他白皙的皮肤形成鲜明对比,更加突出其清冷的气质。

“昨天真的是很不好意思,是我们的疏忽...”
在路过某个病房门口时,略感熟悉的声音让芥川脚步一顿。他侧过头看去——是昨天『中岛圃』的收花人所在的病房。
“没什么没什么,这是我们应该对您做出的赔偿....”
有些慌乱而清爽的音色。
是他。
芥川沉默着思考了半晌,转过身子就推门而入。

大束的白姜绽放出令人心醉的芳香,白嫩的花瓣上沾满水露,叶面光滑而闪烁着翠绿的光泽。倒心形的唇瓣蓬勃而恬淡。黄昏的夕阳让大片温暖的光线照进房间,空气中升腾起耀眼的光彩。

但这都不是让芥川愣怔的原因。

在他的视野中,真正闪烁的是在黄昏下映射着金色阳光的银发男孩。
这一瞬间,
中岛敦那双储存着璀璨光芒的眼眸,成为芥川龙之介心中无可代替的永恒。

TBC.
这章写的快憋屈死了的作者:这两个人真讨厌。照这个发展下去,可能想写刀子都写不了[bm微笑]
所以出鞘吧!!!!单身狗太宰治!!!!!(拔出(是粉。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