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临八月初九白

|

她飘过来轻吻我的额头,双手抚过我的白发。

她说:“你不信也罢。反正我千般圣魔,只与你说。”

——

【芥敦】微笑与山茶*5

*医生芥x花店员工敦
*作者
*不是
*故意
*变成小清新的(银铃笑声(???
*耶♪

那天之后,几乎每隔两天芥川都会穿着一身漆黑的衣服光顾『中岛圃』,而且每次都只会要一盆白色山茶。
中岛敦心生疑惑,却没有出声。
他们的关系从疏离渐渐开始靠拢,直到中岛敦闭着眼都能判断来人是否是芥川。
毕竟他的衣服总会蹭到门边,和门口的风铃一起发出簌簌的声响。中岛敦心想。

夏日随着梧桐叶尖的泛黄渐渐流逝,人们在单薄的短袖上增添新了外衣。
中岛敦这才发现,芥川一年四季似乎只穿一件衣服;发现,芥川也是孤儿,通过自己的努力坐上了医师主任的位置;发现,芥川虽然一张总是让人感觉冷飕飕的脸只有在面对花朵的时候才会有一丝裂痕。

每当芥川推开那扇印有翠绿藤蔓条纹的玻璃门,都能听见中岛敦的问候,声音清亮温和,夹杂着和煦的秋风。
他们有时会聊聊天,谈论一些周边发生的事。每次芥川面无表情地叙述他所执刀过的手术过程,细细地描绘着如何用手术刀尖划开人体的皮肤,中岛敦都会阴沉着脸把视线移到别处。
他们在这一个月中达成了某种默契,彼此间存在着不温不火的联系,像中岛为一家子山茶特别准备的水壶,盛着清澈而平静的水。

相处久了,中岛敦发现,面对对待芥川时他会情不自禁就发露出笑容。温柔的,开怀的,苦涩的。羁绊如同山茶绽放的香气,萦绕在凉爽的天空。

忙碌了一天,芥川活动着酸痛的肩部,从衣柜里拿出便衣。办公桌上一度引起小护士们之间火爆话题“花啊那是花啊难道芥川医生有女朋友了不要啊让我死”的白色花朵,随着窗户缝隙跑进来的空气而微微摇曳。

他两手揣兜站在了『中岛圃』门前。
上前两步,他推开门——熟悉的风铃的清脆碰撞的声响,却没有他日思夜想的少年。
芥川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太宰治淡淡地微笑。
他凛了凛眼神,“你果然在这里,太宰先生。”
“哦?”太宰治一只手托着腮帮子,睁开了弯弯的眼眸,“看来我们的芥川大医生很明了嘛。”

当初芥川对『中岛圃』最大的兴趣来源,便是从某些渠道听闻从前那个『学术届的传奇』有可能在那里工作。
芥川不屑一顾,却机缘巧合得被那小小的花店员工的用心与对花卉的热爱所吸引。
在与中岛敦相处的日子里,他总是能听到中岛敦对这个所谓不靠谱店长的抱怨。那时他已经明白,他从前的导师,确实在这里担任不知如何得来的店长名衔。但他不再流露出不屑或讽刺等负面情感,只是看透了很多东西。如果现在让其他人再向芥川说某某人等在哪些基层部门,他应该会冷淡地点点头,说『是个不错的工作』。

太宰治看着沉默的芥川,从前那个急躁易怒的小伙子已经跟随着岁月沉淀,加上被敦君治愈的性子所感染,似乎改变了很多很多。
“算了。”
太宰治侧着头,对女性有着十足吸引力的脸庞此时充满着笑意:“你是来找敦君的吧。”
“嗯。”芥川与这个中岛敦口中“喜欢调戏女性、办事一点都不靠谱却在某些时候让人很有安全感”的『店长』先生对视。

“看来敦君没有和你说啊~”太宰治用荡漾的口气缓缓道,“他不在这里哟。”
围着粉色围裙的男人的微笑淡出面容,在阳光所照射不到的阴影里沉下目光。


......什么意思?


“他走了。”


芥川僵硬在门口,全身如同掉进了冰窖里,无法动弹。
“不....不可能。”乌黑的瞳孔映射着迷茫与空洞,身体比理智更快反应过来否定了太宰治所言。

“嘛,”太宰治又恢复了原先慵懒的样子朝他摆了摆手,“你不相信就算了。反正敦君确实不在这里。你也快点走吧,黑乎乎的杵在那里会影响我们点的生意的。”

芥川的喉结上下动了动,全身散发出骇人的戾气,一个箭步冲到太宰治身前,努力遏制住自己的冲动向对方质问:“他、去哪了?”

太宰治依旧坐在位置上,只是稍微抬了抬眼:“不知道。”
“说谎!”芥川忍无可忍地一把提起太宰治的衣领,强迫他看着自己,“再问一遍,他去哪了——”
“我说,”太宰治的手抓住芥川因愤怒而指节发白的手指,毫不示弱地暗沉双目,“不—知—道。”

“咦?芥川先生和店长?”
在芥川暴走的前一刻,从门口传来好听的少年音。

芥川怔怔地慢慢收回手,转过头看去。

银发的少年端着几盆新养成的花卉,困惑地看着他们:“你们在什么啊?”

啊——
芥川迎上中岛敦的目光,摇摇晃晃地走过去。
然后,伸开双臂将男孩拥入怀中。

“啪!!”
装载植物的瓷器落在地上,应声而碎。

“芥,芥川先生?”中岛敦的大脑一片混乱,他慌乱地扒着芥川的后背口齿不清,“你你你,你怎么了?”
自己只不过是去进购花卉了啊,怎么一回来就变成这样了?

“人虎。”
“...我,我在。”
芥川把脑袋埋在中岛敦毛茸茸的毛发里,白色的发梢如同白虎的皮毛,这也是芥川为他取得这个昵称的原因。

“——跟我来。”在中岛敦想着要不要叫个救护车的同时,芥川离开了他的颈窝捞起他的手腕就向外冲。
“啊啊啊等一下啊芥川先生———?!”


黑色的桑尼停在了挂有“芥川”牌子的房屋前,芥川把中岛敦叫下车,把他拉进自己的家院子的大门——

“芥川先生你到底要做什么啊问你你又不说.......这?”

打断中岛敦话语的是一派纷飞的洁白。
葱葱的绿色中点缀着无数白色山茶,茂盛而富有生机,高洁的花瓣残留着雨露,渲染的温和氛围充斥了整个无边的空间。它们随风舞动,几棵脆弱的植根便被带去了白衣,在中岛敦紫金色的视野中翩然起舞,编织起眼花缭乱的缤纷世界。

中岛敦伫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原来,芥川先生买的那些山茶,都被种植在了这里。看着几乎占据整个庭院的芳菲,紫藤与黄刺梅交错而成的眼眸流光溢彩。

芥川站在他身后,若是有熟识他的人经过必定会惊叫出声。
几乎要溢出的爱意,填满了芥川龙之介冰川般的心河。

『我们在一起,像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洒落,夏日的风在旷阔的平原呼啸而过,汩汩溪流从错落的山涧中涌下——是自然界中理所当然的量子联系。』



*山茶的花语:纯真无邪,理想的爱与超自然魅力。

—————
太宰治憋屈着脸摊开双手:“不管怎么说,我没有错啊!敦君当时去进花确实不在店里嘛!”




Fin.
哇,不敢相信我终于完结了山茶.........感谢小妹妹们一直以来的支持与爱护!!!(谁爱护你了
接下来的首要任务就是肝完中敦的车.......(die
新坑的话正在列纲中(虽然大纲一直都是废物

最后,还是希望有小姐跟我一起殉情♪

评论(8)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