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临八月初九白

|

她飘过来轻吻我的额头,双手抚过我的白发。

她说:“你不信也罢。反正我千般圣魔,只与你说。”

——

脑子有洞的文豪们。*四

宰「是谁经常自杀寻求快感?」
敦「太宰先生呀」
宰「是谁给你宿舍还有工作?」
敦「太宰先生噢」
宰「是谁压制四方聪明才智?」
敦「太宰先生呢」
宰「敦君你真是太—诚实—啦———」


幕后:
敦「说好的茶泡饭呢。」
宰「嗯~我先去入个水哦•̀.̫•́✧」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