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临八月初九白

|

她飘过来轻吻我的额头,双手抚过我的白发。

她说:“你不信也罢。反正我千般圣魔,只与你说。”

——

路过

*呱呱和你的相遇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
*大概算是男神x你系列(吗?(
*不用各位老爷动手我自己原地爆炸。




人的眼睛可以看到很多事。
比如天空,是蔚蓝而渺茫的纱布;比如森林,是碧绿而茂盛的盆景;比如海洋,是透彻而旷阔的潭水;再比如他的眼,是深邃而衍生出无限活力的棕榈。

你看着他。

这是个拥有深褐色皮肤的男孩。还有一头被细心扎辫的复杂发型和一个正在播放着摇滚乐曲的耳机。晃眼的绿色背心上印着一只戴耳机的青蛙——那可爱的表情和它的主人如出一辙。似乎在跟着音乐的节奏打拍子,他入神地闭上眼睛用脚步来表达旋律。
黄昏携着柔和的光洒在街角,是上帝为他准备的舞台。

你的嘴角抹去了一天的疲惫,看着舞动的男孩微笑。

夕阳是他的西装,帆布鞋就是他的小皮跟。周围的一切都在跟着他跳跃,恍惚间,有着歌唱的风抚过他的眼。
这世界的一角,有着不算宽敞的街道。之于七十亿的人海,你和他匆匆相遇,然后你被他吸引,停留了半晌,最后也仅仅是相遇。


你低头看了看表,已经到了芝士三明治开售的时间。叹了口气,不愿意去想钱包里所剩无几的几张纸币,所以你又看了看他。

然后你终于发现,他也在看你。你免不了有些惊讶,随即向他展露笑容。
男孩眨了眨眼——显而易见的那种带着俏皮与善意的愉悦动作。

你虽然略有不舍,吝啬的时间巫婆却在身后缓缓地推搡着。好吧,好吧。你整理了一下发型,把一些散乱的发丝从衣领中拨出来。
想再做个道别时,发现眼前只剩下一台被装饰得绿油油的音响,上面有着帅气的蛙先生。

他可能是走了。
这么想着,你有些遗憾地耸了耸肩向前走去。

“这位美丽的小姐,”
耳边蓦然出现一个男声。
「有点像奈西花店门前风铃被风吹动而叮当作响响的声音」
你转过头,眼睛里倒映出他手持一小捧野花的样子。

他轻轻前倾身体,把花递到你的眼前:“请原谅我擅作主张,代表上帝的名义赠予您这美丽之物。”

你看见他的微笑。

你看见他的眼眸。



是东方苍穹下,树海中最愉悦的一处枝桠。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