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临八月初九白

|

她飘过来轻吻我的额头,双手抚过我的白发。

她说:“你不信也罢。反正我千般圣魔,只与你说。”

——

【芥敦】这回脑子没洞吧。大概。


越南回程飞机。
芥川把刚刚向空乘人员要来的毛毯盖在中岛身上,伸手关上了遮光板。因为遇上气流而颠簸的机身使中岛的小脑袋在空中转了个圈靠在芥川的肩膀上,使面色冷酷的男人微微有些僵硬。他尽量轻柔地转动头部,视线落在中岛的睡颜上。
芥川的唇角微微张开,沉默着。
然后靠近了银发少年的嘴唇——

「白虎下山!!!」「啪!」
芥川的鼻梁蓦然出现了一大片红印子。


「.....」
「吞噬一切吧。罗生门。」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