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临八月初九白

|

她飘过来轻吻我的额头,双手抚过我的白发。

她说:“你不信也罢。反正我千般圣魔,只与你说。”

——

【oso/kara无差】抨击

>ATTENTION:
>死亡注意
>极度ooc注意






「hey my best brother!!Can you hear me??」
「........」

「这些天过得还好吗?有没有好好吃饭啊?」
「.......」

「哥哥一定很奇怪为什么会出现这些东西吧?」
「......闭嘴。」

「哈,不如来猜一猜?」
「——闭嘴。」

「哼,The answer is very easy——」
「都他妈说了闭嘴啊混蛋!」

穿着红色连帽卫衣的青年猛地扬起手中的录音机,怒不可遏地咬紧牙关,似乎想要把这发出清亮男声的机器摔在地上。

但最终他的动作还是凝结在尘土里,手臂无力地颤抖起来。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よ〜おそ松にさん!!!(庆祝礼花的声音)」

跟着上一句刻意的停顿而喊出的生日祝福,小松明白这是空松想要营造出惊喜的气氛。

「哈哈!虽然我们是六胞胎,brithday都是同一天,但我想小松哥肯定didn't remember自己的brithday了!所以就把这些寄过来给我亲爱的borther庆祝生日!」

只有空松。

「哼,有没有被感动到?小心tears不要掉下来哦!」

只有空松会这么做。

「Of course,其他brothers也有准备gifs!但大家一定都很busy吧,毕竟已经很久没在一起过了....」

因为他——

「但不管怎么样,小松哥你一定要快快乐乐的度过每一天!」

青年浑身一震,双瞳死死地紧缩

「你可是我最重要的人!」



——因为空松,

从来都是一个温柔到令人难过的人啊。





桌上被拆开的礼盒里装着一个6寸的拿破仑,歪歪扭扭的用香草奶油挤上了“OSO”的字样,点缀的鲜嫩草莓看起来相当可口。

凛冽的风从窗口灌进来,渐渐吹凉了几分钟前还冒着热气的杯面。



而青年只是站在那里,捏着录音机。
红色的背影显得十分扎眼。



「....关于K市的Terrorist attacks事件,已确认有127人死亡,463人受伤。目前警方正在竭力抓捕该犯罪集团的成员......」
电视上播出着今日的新闻,液晶屏上一片爆炸后的荒芜废墟,角落里散发着硝烟的可怖气息,整片天空如同倒置的黑洞,无处不是人们的尖叫和风的呼啸。
而摄像机匆忙扫过的地方,似乎有着一抹湛蓝夹杂在倒塌的楼层里一闪而过。






他缓缓地垂下头,眼神死在干涸的深海里。


像是垂死的鹿,抑或衰竭的驼。



Fin.
————————————————————
临时起兴,漏洞百出,深表歉意。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