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临八月初九白

|

她飘过来轻吻我的额头,双手抚过我的白发。

她说:“你不信也罢。反正我千般圣魔,只与你说。”

——

今天来到了杭州。
我爱的人的故乡。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