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临八月初九白

|

她飘过来轻吻我的额头,双手抚过我的白发。

她说:“你不信也罢。反正我千般圣魔,只与你说。”

——

【茨酒】疯魔6-终(车)

CP/茨木童子x酒吞童子
阿爸/白松

小破车慎。

同父异母的兄弟及富家少爷x王牌酒保的设定!

最后可能有点混乱,请大家多包涵。

那么,大家食用愉快!


6.
酒吞站在暗处,脸上不知道是什么表情。

茨木只听到一声冷哼,感知到飘忽在空气里的硝烟。

他看到酒吞童子缓缓昂起下巴,本来平视的姿态变的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眼神已然变得尖锐,勾着嘴角露出性感而充满侵略性的獠牙。

酒吞平日虽是狂暴之人,却也不会这么轻易地产生把对方猛揍一顿的冲动。他不想再同面前的这个人说半个字,浪费口舌的事情他从来不做。

既然是对牛弹琴,也就无需多言了。

酒吞抬起手臂粗暴地捞开自己的衣领,扯掉的衣扣啪嗒被甩在地上。
他捋起袖子,手臂上紧致的肌肉充满着爆发性的力量。

“来吧,我懒得跟跟毛还没长齐的小鬼废话。”

茨木最后一个稳定的记忆画面是酒吞狂气凛然的笑容。


没来得及反应就只觉得视线模糊,接着整个世界都颠倒了。
茨木隐约记得他被那一拳打得几乎跌倒在地,口腔立刻泛出浓郁的血腥气味。

然后他狂笑着,挥拳过去。


等到四周只剩下一片狼藉,和一片剧烈地喘息声。

两人几乎都是跌坐在地,身上落满淤青和血痕。

酒吞似乎比茨木的情况稍好,除了伤处比对方少一些之外,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被打击过的痕迹。

而茨木就比较惨烈了,全身上下都向神经中枢传来剧痛的信息,那张英气的脸也是大大小小的青紫色。

但他看起来却高兴极了。

呼吸还没有平稳,酒吞就听见对方发出了一阵低沉的笑声。

那是茨木发自肺腑的笑声,是茨木喜极的表现。

酒吞现在只觉得对面的这人是个疯子,不想再理会,只是啐了一口血沫,紧闭着眼把额前散乱的红发向后抹了一把,露出了透汗闪烁、微微起伏的胸膛和随着喘息紧缩的小腹。

茨木呼吸一窒,喉咙仿佛被一只有力的手狠狠抓住。

耳边一阵窸窣,酒吞一句“还想继续?”的句子还没出口,抬头只看到巨大的投影下,一双充斥着赤裸欲望的金色瞳孔。

7.
CAR

8.

CAR

9.

“Ci...”
呃...

“Cimu...”
谁...

“茨木...”
谁在叫我...?

如同天光破晓,漆黑的世界被一线亮白斩断了腰。仿佛云雾缭绕,一切都模糊不清。那白闪闪的涌动之物愈渐扩大,直至那画面如同白昼。

适应半晌,茨木童子金灿的竖瞳终于完全睁开了来。一阵钻心的疼痛直冲天灵,茨木不禁咬了咬那犬牙,坐起身来。

“茨木!”
“你醒了?!”

一男声率先闯入茨木的耳中,看去竟是一位银发及腰、气质不凡的男子。此人坐在自己身边,身着一袭蓝袍,光泽闪耀的金纹透露着高贵优雅之态。手中正拿着一副卷轴,上面密密麻麻的扭曲文字难以形容的古怪。
而他则坐在铺着被褥的榻榻米上,整个房间显出一派静雅气息。

只见此男子一副吃惊模样,直愣愣地看这茨木尚在迷茫的脸庞。随即脸色一皱,眼角居然有泪水溢出。

“茨木啊!你可算醒了!阿爸担心死你了啊.....”

茨木略一皱眉想要闪身躲过此人朝他扑来的非分之举,谁知这身体不听号令,竟也要往那男子身上撞去。

“晴明!”

一低沉的喝声划破长空,紧跟着一个长着血盆大口的巨大葫芦破门而入,隔在了茨木与那男子中间。

茨木没来得及在意面前这诡异的东西便循声看去,那一头张扬狂气的红发让他目光一颤。

酒吞...童子。

酒吞扒开已然破烂不堪的门框,信步来到茨木面前,一把抓起被唤作晴明的男子的后领向边上随意一扔,那弥漫着浓烈酒气的妖异葫芦转了个圈飞升而起,扣在了酒吞的腰后。

茨木的眸子紧紧锁着那面庞,看着这熟悉的人却身着一身陌生的打扮,脑海旋起一阵风暴,刺得茨木闭上双眼,抱头咬牙。

像是倒映的走马灯,昔日的片段猛浪一般拍打进茨木的身体里。

他一手撑地,一手扶头,满额虚汗,脸色煞白。
记忆回来了.....
原来.....

“喂,茨木童子。”

他勉强抬头,迎上那张泛着嘲讽与孤傲的容颜。

“你不是吧?本大爷还没见过这么难堪的你,弱得连食梦貘的攻击都接不住了,竟然睡了这么些个时日,当真叫人失望!”

啊....没错。
是食梦貘。
当初晴明带着他和其他一群狗粮一起打探索副本时,因为悬赏特地去打了食梦貘本,以前倒没什么,这次却不知为何,在对战那小妖时,意外中了对方的大招沉睡过去,并且一睡竟是三个多月的时日。要不是因为他茨木童子妖力磅礴,怕是早已永世睡下去了罢。
晴明等人也在照顾茨木的同时调查此事,原来只是那食梦貘在与茨木对战的前一晚喝了狸猫送的酒,那妖妖力不差,酒量却是小的可怜,对战时也正是醉意满腹,妖力侧漏,心神紊乱便出了招。
只是虽说有这层原因,茨木也不至于被这等阶级的妖物伤害至此,但在往深层,却也是毫无头绪了。

茨木又是一阵眩晕,只听上方传来一咂舌声,接着眼前出现一只精瘦的手臂扶上了他的肩,微一发力居然把他提了起来。

茨木微微昂头,喉结上下耸动地看向对他动作之人。

居高临下,那是鬼王无可比拟的威压和气势。
张开双唇,一对獠牙闪着银光。

“还想偷懒?你不在的时日都是本大爷去带那些个小妖!如今你醒了,赶紧给我快点恢复,本大爷可不想再做这些无聊之事了!”

茨木眼神闪了闪,似乎已经很久没听到这人说了这么多字。那声音无论梦里还是梦外,都如此动人心魄。
看那日思夜想之人就在眼前,还对他如此热情(不知他是如何理解为这举动是“热情”的),难以自持,不想再管其他琐事,满心欢喜地站稳了脚跟。

酒吞童子说完,发现这白毛大鬼的眼神不再灰暗,倒是恢复了以前的风采——那种让他浑身不自在的意味也一同回来了,不禁内心升起恶寒,想松开手,却被对方手肘一顶,皱着脸去推人却还是被那一只紫黑大手揽住了腰:


“挚友!”
我回来了。


当庭院恢复平静,那幽暗也在角落尽显。
无论是食梦貘所在一方地带的紫光忽闪,还是阴山深处的黑雾涌动,等到阴阳师发现时,也都是很久以后了。

Fin.


由衷的感谢大家的支持。



评论(11)
热度(60)
  1. Zoey 河彖松临八月初九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