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临八月初九白

|

她飘过来轻吻我的额头,双手抚过我的白发。

她说:“你不信也罢。反正我千般圣魔,只与你说。”

——

忘羡「兄长,我只脸盲,不智障」1

PARO:现代豪门

脸盲叽设定。

内部文章设定十分百分万分离奇,完全是作者瞎编的。

别问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梗,我不知道。


1.
蓝忘机又收到了自家兄长发来的相亲对象信息。
这次的照片比上次还要厚,放在邮箱里差点拿不出来。略微一看,各种类型一应俱全,无一不是质量极高的女孩子。蓝忘机叹口气,眉间露出少有的无奈。整理了一下正准备都放到一边,余光一扫他突然看到了什么其他东西。
这是....等等。
蓝忘机翻开最后两张照片,居然是两个纯爷们。还是两个很帅气的纯爷们。
蓝忘机的神色变得很复杂。

蓝忘机是个脸盲。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即使他没有像其他脸盲症一样整体记忆里下降,但要辨认出一个只见过两三次面的人几乎是不可能的。所幸他的性子比较冷清,也没有很多机会去接触陌生人,加上蓝曦臣良好的掩护,他周围的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他有这么个....病。
其实蓝忘机每次都会很努力得去记跟自己有交集的人,蓝家的家教让他从小就明白如何尊重他人。可惜他脸盲,有时记得住一个留着卷发的人,谁知当天这人就拉直了,再见到他蓝忘机也只能靠点头和嗯来解决问题。

好的吧,其实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大学毕业后,蓝忘机本来的计划是进入家业蓝氏公司工作,但自从兄长蓝曦臣坐上了董事的位子,每日不但不让他做事,还整天给他推荐各种女孩子,告诉他成家的重要性。蓝忘机每次都沉默着听完了蓝曦臣的安利,然后云淡风轻的无视。
蓝忘机对此是心有疑惑的,明明蓝曦臣比他大,就算以前有过恋爱经验,过程也平平淡淡没什么无波澜,最后却没有一个能被蓝曦臣带回家的。但现在却急着让他找女朋友,确实奇怪。
而且给一个脸盲患者看照片,简直跟让聋哑患者参加辩论会一样。就算有什么相貌吸引他的女孩,看完不过两分钟就在他脑海里泯灭了。而文字简历更是难以挑起蓝忘机的胃口,都是认真看完后就放在一边了。
原本蓝曦臣这么乖巧温和的兄长是从不会勉强弟弟做什么事的,但在这件事上却出奇的坚定。蓝忘机从小受叔父刻板教育的熏陶也是个顽固的人,所以这状况前所未有的一直持续了两个月。


2.
魏无羡觉得自己一定是被骗了。
江澄那个死人,当初说好的一起拒绝江叔叔的零花钱出来打工的,结果到面试那天突然发短信说虞阿姨带着他出国旅游了是想断了他们的兄弟友谊吗?
而且....
魏无羡环顾了四周红彤彤的装修风格以及各种洋溢着幸福的婚纱照,心中疑惑难道江澄知道了上次把论文删除了的人其实是他?即使是这样也不能这么作践他啊,再怎么说他也是Y大的理工一枝花,在一群愁眉苦脸深陷考试围城中的穷苦学生之中脱颖而出,随随便便就能料理各种大考小考,还长了一张满是桃花的脸,基本一句话就能搞定所有对异性的口头请求的他,魏无羡,要被认识的人看见了在婚介所做前台,那可不是几条学院热门帖子就能平息事态的问题了。

不过翻了半天,魏无羡撑着脑袋有气无力的伏在桌子上想,这电脑里存的女性资料都还是很养眼的。而且虽说这是个婚介所,居然还是一家品牌公司的分支(魏无羡也是听江澄说是大牌公司才来的),无论是外部设计还是内部管理都很不错,连数据库里的相亲资料看起来都很不一般。比如女孩子很漂亮,家境好,性格好,身材好等等,男的倒没怎么注意。看来能进来相亲的人也得有资格进来才行,毕竟魏无羡看着这苹果电脑的配对界面里的双方都跟联姻似的门当户对,结个婚还不得收个几百万的礼金。

奇怪,怎么这些有钱人还来相亲?从他们的卡里随便提个百分之几都能引一个旅的人排队等着临幸。估计有钱人都不会舔着脸亲自来相亲,都是靠网络递交信息的吧?

果然,魏无羡干瞪眼坐了一上午都没能等到一个顾客。只有隔壁星巴克的小白脸经理来陪他聊天。
说起这个小白脸经理,魏无羡觉得对方好像认识他,要不然为啥从门口过的时候看到他眼睛一亮又跑回店里给他端了一杯抹茶星冰乐过来呢。正好他当时无聊的冒烟,立马就跟对方套起了近乎,顺便蹭了很多张星巴克优惠券。其实魏无羡是有点于心不忍的,听了那小白脸说其名温宁之后瞬间觉得果然是名如其人,看这人除了长得不错和脸很白之外,身上荡漾着一种被包养的气息当真又温又宁。当然,魏无羡知道这人肯定不可能是个坏人,哪有坏人被夸一句你长得真可爱之后脸就红得滴血的呢。

送走了温宁之后,魏无羡就继续在大得可以当个单人床的办公桌上当死人。

“您好。请问现在是在营业时间吗?”
哦....这声音倒是很悦耳,把魏无羡激得一个激灵从桌上爬起来。

视线落在正在反手关门的来人上时,他一下就僵住了。

天,居然来客人了——而且,是个那种可以分分钟选上韩剧男主角的帅哥。


TBC.

开始写的时候内心就觉得一阵玩完,现在看看确实该上天了。
大家...看得蓝瘦香菇就好。

评论(30)
热度(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