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临八月初九白

|

她飘过来轻吻我的额头,双手抚过我的白发。

她说:“你不信也罢。反正我千般圣魔,只与你说。”

——

忘羡「兄长,我只脸盲,不智障」2

PARO:现代豪门

脸盲叽设定。


补充个小设定:羡羡大三暑假,忘机大四刚毕业。两人差一岁。
另:如果有刺伤到面孔遗忘症的小伙伴十分抱歉!!鄙人真的无意冒犯!!!(跪到天荒地老

3.
蓝忘机带上门后抬起脸,就见对面前台坐着一个脸上一片红彤彤的印子、嘴角还留着口水的男孩。一张俊朗的脸带着点茫然,眼睛却亮得勾人。
“您好,请问这里是...云梦婚介吗?”
蓝忘机看着这人的模样,不得不出口询问,暗想会不会来错了地方。
“嗯?”对方有一瞬的呆愣,不过即刻反应了过来,“是啊是啊!没错,就是云梦婚介!”说完便挂上了一副让人感觉十分具有亲和力的微笑,起身朝着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一摊手,示意他坐下:“您先坐,我去给您倒杯水。”
蓝忘机几步走到椅子旁边坐下,摆摆手道:“不必麻烦,我就来放个资料,马上就离开。”
“啊?喔喔,好的。”那人闻言又是一愣,坐回椅子上两只手端正地摆在桌上,稍稍的局促之后眼珠一转,还没等他开口先是抽出一张名片夹里的名片推过去,上扬的嘴角温和而阳光:“您好,我是这里的前台兼资料服务人员魏无羡,很高兴您能选择我们云梦婚介,不知道您今日来是需要什么服务呢?”
接过包装简洁的名片,略微正反翻动一下表明自己的礼仪之道,认准“魏无羡”是哪三个字后蓝忘机抬头正色道:“嗯,我是来投递...相亲简历的。”说着把手里的文件夹拆开,拿出几张有着密密麻麻文字的A4纸和一个U盘递给魏无羡。

魏无羡探着头拿过东西,眼中都是好奇与惊讶,心想人生第一单生意居然接纳一个大帅哥的相亲资料,而且这么个大帅哥居然还来相亲,疯了吗?难道说这人有什么隐疾.....

果然,魏无羡翻过封面,目光就直接落在了资料的第二页的人物信息-病例史栏上,“面孔遗忘症”五个加粗宋体字显眼的很。他喉结上下动了动,抬抬手中的资料小心翼翼问道:“那个,先生,请问您是....咳,面孔遗忘症患者?”
“嗯,也就是俗称的脸盲。”蓝忘机这时却比对方更加坦然,简单介绍了自己的症状惹得魏无羡一阵脑内惊呼:哦呼,居然见到活的脸盲了!神奇!

当然,这些不可能表露在脸上,就算是魏无羡也知道这是不礼貌的,所以他先把资料放在了一边让蓝忘机先口头做一遍自我介绍,希望趁着这点时间好好观察一下真正的脸盲患者,而蓝忘机闻言虽有些不解但还是开口介绍起来。

魏无羡本着服务至上的工作态度微笑着一边点头一故作仔细聆听的样子,听了会便在心里惊叹这人好像不只是个花瓶。

蓝忘机不愧是个理工科超级学霸,二十多年的人生经历硬是被缩成两分钟搞定,逻辑顺畅条理清晰得魏无羡都叹为观止,更令他不可置信的是蓝忘机的人生,在他的介绍里包括个人成就、家庭成员及关系、工作现状等,总体让魏无羡心里对他的印象就是大写的无趣。

等蓝忘机把最后一个字讲完,魏无羡差点就跪下来对着他烧香了。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守规矩,这么无聊的人?要是自己有他一半乖顺,估计也不会再大学里还三天两头被教务处的老师追着打了。而且这人居然还是个脸盲,那之前在学校岂不是连室友的脸都不记得?不过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也总归认得吧,不然要什么时候让人带个饭或者打个游戏该多尴尬。但这人好像并不是普通人,该不会从来没让人带饭吧.....

魏无羡在内心一番小剧场后看看对方,还是一副淡然疏离的模样。

见识了这等神人,魏无羡不禁感叹世界还是仁慈啊,这么个性子居然也能活到现在,佩服。行吧,虽然是个很养眼的风景,但魏无羡又是实在不知道怎么跟这类人相处,便想着赶紧给人登记完让这老人家回归仙庭去罢。

魏无羡和蓝忘机解释(瞎掰)了半晌就开始登陆信息,一个成天向steam里砸钱的人操作起键盘来自然是飞快,打开界面后却在第一栏就微微僵住:
【姓名:蓝忘机】

4.
直到送走了今日第一名客人,魏无羡还处于半昏迷状态。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刚才那个人居然是蓝忘机?蓝忘机?
魏无羡恍惚地看着电脑界面上蓝忘机蓝底的两寸证件照——居然证件照都帅得想砍人——和工作单位:蓝氏国际,掩面幽幽道:“看来这世界不仅很仁慈,而且还很小。”

抓起旁边的星冰乐狠狠吸溜了几口,魏无羡混乱的脑子才算冷静下来。

其实他跟蓝忘机也不算相识过,应该说他认识蓝忘机,但蓝忘机如何他就不知道了。主要是当时实在太小,而且....比较丢人,不管是内容还是结果都成为了魏无羡一直到现在都无法消除的梦魇。当初事情发生完他还害怕蓝忘机会把事情说出去,现在长大脸皮厚到也无所谓了,倒是刚知道对方原来是个脸盲,那想必当初事情发生的时候也没能记住他的脸吧,更何况都过去这么多年了。
魏无羡叹了口气,心里升腾一种起无法言喻的情感。

自始整个下午他都浑浑噩噩中度过,期间温宁又来了一次,这回给他带了一份蓝莓麦芬,甜腻的香气勾引着魏无羡吃完了一整个麦芬,这才发现自己还没吃午饭,肚子都饿瘪了。

当时魏无羡的脸色就变得很微妙,温宁看他的样子本想再给他拿个什么东西吃但被他婉言拒绝了。开玩笑,他魏无羡只是偶尔占占别人便宜,本质还是个五好少年的。

待温宁一走,魏无羡无聊了一阵子看看表发现也到该下班的时间了。


等到魏无羡回到自己和江澄合租的出租屋里,发现江澄躺在床上睡得正香。

他脑子顿时就嗡的一声,抑制住自己一脚给这人踹下床的冲动,埋头四处翻寻后嘴角一勾便拿起了一支马克笔,打开较粗的那一头就在江澄脸上放飞自我了两分钟。
“这可是你自找的啊,兄弟。”魏无羡默念,举起手机跟那张写着“智障”和一堆幼儿园涂鸦的睡脸自拍了一张。

在魏无羡一度失去理智做着这些有的没的事情时,不远处另一个人也饱受回忆杀的折磨。
蓝忘机拿着一张名片,在方才的五分钟内突然被这小小的纸片勾起了什么特别的往事,比常人的瞳色更加浅淡的浅棕眸子一阵紧缩。
【云梦婚介实习 魏无羡】


TBC.


2017.1.29
云梦为什么有婚介所?因为是我瞎编的。
依旧不知道怎么说话.....大家当成晚间恐怖故事读物好了。毕竟它真的很辣鸡..。
顺便希望大家知道,不是每次都太短小,而是鄙人写东西经常会卡住,所以维持日更的话就只能这么短了(抹泪
最后告诉大家一个秘密:
我爱评论。(死去吧你

评论(27)
热度(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