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临八月初九白

|

她飘过来轻吻我的额头,双手抚过我的白发。

她说:“你不信也罢。反正我千般圣魔,只与你说。”

——

最近涨粉略快(..)跟各位老爷说一下....

我这个人比较容易受影响,每次看其他太太的文都会被“激励”地自己文风发生不规则紊乱((..))

另外.........虽然个人非常不喜欢,我还是改不了跳坑飞快的毛病.............

最后,我是白松,大家好呀(360飞跃式登场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