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临八月初九白

|

她飘过来轻吻我的额头,双手抚过我的白发。

她说:“你不信也罢。反正我千般圣魔,只与你说。”

——

忘羡「兄长,我只脸盲,不智障」6

PARO:现代豪门
脸盲叽设定
 

15.
要说魏无羡这个人,很久以前还不是这么肆无忌惮的性格的。
小小的他流落街头,只能靠着街边的垃圾堆维生,有时候还要跟一群如狼似虎的野猫争食物。下雨了就躲在人家卖东西的屋檐下,实在无处可去就把胳膊撑起来挡雨。他没什么想法,只能靠着微弱的意志生存下去。
 
遇见了江枫眠的那一天,怎么说呢,如果硬要描述的话,大概就像一个人穿着单衣行走在混乱的暴雪里,看到了一个拥有温暖体温的人对你张开了怀抱。
他欣喜若狂,却又不得不收敛起全部的情绪当个小哑巴,拘谨得不像个孩子。
所以小时候的他,对待江家和得来的一切,都是小心翼翼的。
 
然后某一天,他鬼使神差地被领着参加了一次商业酒会。
就是那一次,他遇见了蓝忘机。
他清楚地记得,当时江枫眠拉着他的手想向别人介绍时,他一阵慌乱手足无措,问了声好之后就跑出了大厅。
 
急切着也慌不择路,看见是个门就推开了。想不到门后居然是一个大阳台。是一个半圆形的阳台,边缘摆着几张面对着外围郁葱树木的长椅,跟厅内人声鼎沸相比,一下子就显得幽静许多。
他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之后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看着栏杆外高大而生意盎然的小树林,心情也变的好起来。
坐了会觉得无聊,便扒着栏杆伸手去够一枝比较长的树枝,忙活了半天才费力地拽下来几片树叶。
掏出随身携带的纸巾,把其中一片形状较为完好的擦了擦,轻轻地放在了嘴边,一阵清幽的曲调如流水般缓缓而出。
 
月色洒了一身,一旁树影斑驳,顺着清风微微摇曳。
 
而蓝忘机初次见到魏无羡,就是在这里。
 
那时,穿着小西装的男孩独自坐在长椅上,飘飘地望着远方墨色与青绿交际的界限。那眸子比这半月还要清亮,像落入凡间的天庭明珠。
而吸引蓝忘机来到的是对方用一片叶子徐徐吹出的曲子,悠远清扬,让人心神舒畅。
 
蓝忘机是练琴之人,从小就接触了众多的乐器,但他明白,即使是他敬仰的兄长用萧与他的琴共奏,可能也无法到达此时耳中曲的境界。
 
那是....没有分毫哀怅的孤独,是雀跃洋溢着的沉寂。
 
蓝忘机一言不发,小小的脸蛋上眼睛还未成型目光却深邃,而对方对他的存在似乎毫无察觉。
 
两个少年各立一方,未曾交集,却仿若心照不宣的旧友,相继无言,一个在听,一个在唱。
 
高山流水,曲声绵长。
 
 
16.
当然,事情总有个结局。若不是那只小金毛跑了过来,也许蓝忘机就会一直这么看下去了。
 
听见异样声音的魏无羡回过头,还未反应过来就撞进了蓝忘机沉如汪洋的眸子。
他呆愣在原地,忘记了动作,脑子也运转地不是很顺畅:这是谁?为什么要看着他?是不是已经看了很久了?
直到一声脆生生的犬吠打断了他的思绪,目光落在对方脚边那只不足小腿高的金毛上,顿时让魏无羡脸都白了。
 
“狗....!”
他僵硬地呢喃道,声音透着深深的恐惧。
蓝忘机一愣,看着他的样子不太对劲,开口劝慰道:“你不要怕,它不会咬人的...”
 
“不!别过来!”
显然劝慰没起到任何效果,对方的回答就是凄厉地嗷一嗓子,转头就一溜烟跑走了。
 
蓝忘机张了张嘴,等到对方的身影消失在门口也没能说出一句话。
他慢慢放下想要留住对方而抬起的手,独自站在阳台的中央。
刚才还一派祥和美好的景象,转眼间便没了踪影。
 
“忘机?你在这里吗?”
稚嫩而温润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蓝忘机回头,看到自家兄长正轻轻推开门。
蓝曦臣看到他,眼神亮了亮,笑道:“快过来,启仁叔叔要带我们去认识一下其他家族的朋友。”
蓝忘机看着蓝曦臣,缓缓点了点头。
 
他走过去,随着蓝曦臣的退回进入了里厅。
关上门的瞬间,他抬眼看向那张还有余温的长椅,目光黯淡。
 
也就只是一面之缘吧。
毕竟他身患盲症,仅凭一张脸是无法记住一个人的。
 
蓝忘机以为自己不会再为了病症而不甘了。
但他还是输了。
 
那张容颜,他想要努力记下来。
想要保留着。
想要珍惜着。
 
像着了魔一样,想要烙进脑海里。
 

17.
“你跑哪去了?”被江枫眠领着见了十几个家族企业的领导之后,江澄终于看到了脸色惨白的魏无羡。


对方怔怔地看向满脸疑惑的小兄弟,拍着胸脯,内心依旧无法平复:“刚才,我看到了.....看到了狗......”
江澄眨了眨眼,“狗...?啊,你是说一个小金毛吧?那是蓝氏大公子养的小狗啦。”
魏无羡根本无心去听他的话,整个人还处在看见犬类生物的恐惧中。


“喂,你怕狗啊?”江澄倒是像找到了乐子,一副“我是大哥我罩你”的表情,“没事,狗而已嘛,只要不咬人就没什么可怕的。况且蓝大哥家的金毛很可爱,肯定是个只会撒娇的乖狗狗,你就放心好了。”
魏无羡咽了口吐沫,强迫自己放松下来,坑坑巴巴道:“嗯....我知道了。”
江澄点点头,抬手看了看表,拽着魏无羡的手向人潮拥挤的方位移动:“那我们去找父亲吧,一会酒会就要结束了。”
魏无羡半灰白状态地点点头。

 
直到很久以后,魏无羡已经养成了会作还不死的性格,一次在网上看到关于蓝氏的报道,夺人眼球的蓝氏兄弟的照片让他打了个激灵,那晚的记忆一下子被勾起了。
后来又听江澄说蓝忘机似乎是个脸盲症患者,他一颗时常吊着的心才落了下来。
 
“哪知,”魏无羡幽幽看着蓝忘机拽着他的手,心声暗叹,“今天终于还是栽了跟头。”
 
TBC

评论(15)
热度(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