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临八月初九白

|

她飘过来轻吻我的额头,双手抚过我的白发。

她说:“你不信也罢。反正我千般圣魔,只与你说。”

——

云亮「深眠之星」✩1

PARO:警探云x法医亮
第一次写悬疑向,bug多请大家原谅(;´༎ຶД༎ຶ`)
点梗文,因为大纲列的很长所以就先分篇放




01
“赵警监,这怎么能劳烦您出马呢,就是一起意外罢了,快去歇着吧,”一位小警员站在一边点头哈腰,脸都要笑出了花,“这又脏又乱,现在又死了人,别让您身子沾了晦气。”
半蹲在地上的人只是看他一眼点点头,随即又转过了头查看旁边的尸体:“没事,我看看而已。你去忙你的吧。”
小警员站在一边尴尬不已,心道一个流浪汉的尸体有什么可看的。

本来他也没想管,好不容易抢来接待领导的好差事,没想到居然途中被人看见桥下有一具尸体——谁知道人身为一个二级警监居然对这种一看就意外的案件感兴趣?那他怎么能把领导晾在一边,这不是找死吗。

“呃,那赵警监看出什么了?”小警员见风使舵,拔出胸口几乎没怎么用过、单纯用来装逼的钢笔,拿出一个破烂的小本子摆好姿势,“您说,我给您记录一下?”
那人想了想,道:“记录倒不用,你去给你们分局打个电话,把诸葛科长叫过来。”
“诸葛科长?”小警员奇怪道,“是因为这个尸体?这应该就是一个流浪汉在桥上不小心坠落而亡的意外事件吧?”再说谁不知道诸葛亮啊,那个非疑难案件就不肯出勤、一旦出勤必破案的法医。据说他参与的案组破案率比重案组还要高。这么一位...厉害的人,凭这具尸体怎么能叫得出来。
被称作警监的男人终于回过了头,俊朗的面容乌云密布,他坚定地摇摇头:“不,不是意外。”
“这是一起凶杀案。”


——2017年5月24日下午13点36分,江北大桥南头桥下的石滩上发现一具男性尸体。正值初夏天气炎热,但尸体基本没有腐烂,尸斑和尸僵都不严重,法医初步判断为当日早上8点到10点左右。致命伤在死者脑后,基本可以确定是遭受巨大撞击而造成的,但因死者是一名拾荒者,头部的清洁程度不算好,无法在命案现航确定是高坠伤还是人为打击,但从敲击头部颅腔内发出“砰砰砰”的破罐音判断,有70%的可能性是人为的机械性打击。更详细的情况需要拉回去进一步解剖才能得出结论。

“这个时间段有点微妙啊。”赵云喃喃道,沾了血污的橡胶手套提着一袋物证,“九点之前的时间应该可以排除,即使这条路人流量并不大,保险一点凶手也不会挑这种高峰期的。”
“说的对,”来汇报情况的法医点点头,对一旁的记录员道,“把死亡时间改成9点到10点,这样范围也算缩小了不少。”
赵云嗯了一声,把透明塑料袋递给物证组,准备再去看看尸体的情况。
“请等等赵警监,”法医突然出声,看样子是第一次面对高阶警员,叫的时候尾音都抖了抖,“那个,能冒昧问您个问题吗?”
赵云看着对方紧张的面部通红,不觉有点好笑:“身为一个法医,面对各种遗体都能面不改色,何必对一个大活人这么紧张呢?有什么问题直接问就行了。”
小法医明显松了口气,为这位警监的平易近人点了赞:“听说当初您刚到现场就断定这是一起凶杀案,但按当时的情况也有可能是死者从高处坠落身亡的,您是怎么做到一下子就得知死者是被打死的呢?”
“呵呵,”赵云笑了笑,像是料到会问这个问题一样,“你看这里。”说着他蹲下身子,指了指尸体的下半身。
法医随着他一起弯下身子,只听他道:“有什么发现吗?”
发现?法医愣了愣,目光自然而然落在死者的衣物上。裤子经过风沙洗涤已经破破烂烂了,看起来没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
赵云提示他:“看鞋子。”
法医凑过去,也蹲下身仔细看了看那双开了胶的运动鞋——鞋身都是脏兮兮的痕迹,看起来是日积月累留下的,应该不是这里。鞋底覆了一层薄薄的泥土,看起来是新留下的.....原来如此。
小法医恍然大悟。

这几天Z市并没有下过雨,一般的道路上是不会有泥的,至少不会湿到可以粘附在鞋底上。而江北大桥下就是贯穿整个Z市的江北河,两岸都吸收了不少的潮气,土地都变成了堆积着潮湿的泥土。
如果是高空坠落,说明死者应该是在桥上坠下死亡,又怎么会到河滩来呢;但现在死者鞋底发现了泥土,就表示死者必然是走到了石滩上,才有机会踩到岸边的湿泥。

赵警监在看到尸体时就断定了案件性质,居然是在一瞬间就想了这么多吗?真是可怕.......

“看来你已经想明白了,”赵云微笑道,“那么准备收拾一下,把遗体运到殡仪馆去吧。”
小法医看着他,用力点点头。

看了看四周都在忙活自己的事,赵云简单清理了下自己,拿着手机直接拨出了一串号码。

“....喂?我让这边给你打电话,你怎么没来?”

“....我就知道我不该问的。”

“好好,我现在把遗体带过去,你就在殡仪馆等我吧。”

“哪有?死亡时间又不长,没有特别大味道的。更何况我觉得这个遗体似乎另有隐情,你应该会感兴趣。”

“好,你挂吧。一会见——诸葛军师。”


tbc

评论(16)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