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临八月初九白

|

她飘过来轻吻我的额头,双手抚过我的白发。

她说:“你不信也罢。反正我千般圣魔,只与你说。”

——

云亮「深眠之星」✩3

PARO:警探云x法医亮


03
半个小时的时间对于两个专注工作的人来说跟一分钟没什么区别,这段时间里诸葛亮已经检查完了死者的头部,从枕部有密集创口,创口脑组织外溢外加枕部颅骨凹陷性骨折来判断,毫无疑问死者是死于机械性损伤。但跟两人之前预料的不一样的是,如果真如赵云所说,这个人是“运载者”,那么他的皮肤外表应该是有十分明显的开放性创口.......

“没有。”诸葛亮语气笃定,手上用镊子轻轻按压着尸体大腿内侧的皮肤,“咱们都检查过了,死者的身上虽有许多细小的创口,但结合死者身份判断,应该是常年在外漂泊乞讨,磕磕碰碰留下来的。像S那六人整块表皮被剥开的创口是没有的。”

赵云沉默不语,似乎对现在的状况非常疑惑。
他之所以说死者可能是运载者,除了其身份符合外,还有另一层原因。
那就是他在现场无意间发现的左手食指缝间的针眼。

因为在第一次发现尸体时,其他部位的尸僵都不严重,唯有死者的左手呈握拳势,需要很用力才能掰开。但掰开之后发现手里空无一物,赵云觉得并不是巧合,便趁着警方的人还在路上时看了看死者的手....

针眼,其实也是S的六个受害者共有的特征。但赵云是在第四具尸体上偶然发现的,在一个清洁工的脚后跟上。
当时他立即就去检查前三具尸体,果然也发现了直径一致的针眼。
但赵云没有把这一发现录入档案——因为诸葛亮没有跟他提过这件事情。虽然诸葛亮是在第四起(也就是赵云发现针眼的这一起)开始参与办案的,但他不相信以诸葛亮的水准发现不了。
之后的两起赵云也特地检查了一下,均在人体的隐蔽处发现了针眼。但诸葛亮依旧没有反应。赵云想过告诉他这件事,也许他也已经发现了呢?但他又怕诸葛亮是真的没有检查出来,那自己这一举动就可能让这个法医界的天才十分难堪,更会让对方讨厌自己。
他不想失去诸葛亮这个好友,遇到一个志同道合的人有多么难得,有着特殊职业的他深知其中的艰辛。所以他很珍惜这段友情,很看重这个朋友。

如果赵云的同事知道这件事,一定会非常惊...悚。赵云是个很贴心的暖男他们承认,但对兄弟居然也有如此细腻的情感....可能换了任何一个直男都消受不起吧。
但诸葛亮不仅全数接受,还表现得非常受用。是也认为赵云是难得的好友?

也许赵云是被自己的心蒙蔽了,这个铁面无私的警监没有去细想年轻法医的举动。诸葛亮从事法医工作已有2年,算是经验丰富的一类,况且有一颗聪明绝代的脑袋,如何会检查了六具尸体都发现不了一次针眼呢。

这些暂且不说,赵云要考虑的当务之急是——为什么这具尸体没有创口?难道他真的不是运载者?那怎么解释一个会打在指缝的针眼?

“你想什么呢,”诸葛亮没听见对方回应转过头道,看赵云有些恍惚的脸挑挑眉,“累了?”
“没,”赵云低了低头,“在想一些事。”
诸葛亮“哦”了一声,道:“既然不是运载者,那你也不用在这了。我看看有没有其他的特殊损伤,毕竟也是一条人命,谁会无缘无故打死一个流浪汉,追查下去说不定还能抓住凶手,保护广大乞讨者的利益。”
赵云默默看着诸葛亮,知道他在扯淡,无奈地笑了笑:“那你先忙,我去把线索再梳理一下。”

诸葛亮点点头,刚转过脸又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对赵云道:“你们不用搜寻尸源了,这个人是被钝器打击致死,看创口损伤我觉得像是石头。”

诸葛亮的“像”一般就是98%是一定的。赵云明白诸葛亮的言外之意是这是一起激情杀人事件,凶器既然是命案现场随处可见的东西,说明凶手事先没有自己准备凶器,那么跟受害人的身份基本没什么关系了。
查找尸源是一项工作量极大的阶段,最怕的就是失去双亲、无亲无故一类的死者,这回就是典型的例子。幸好诸葛法医这么说了,不然他们就要泡在无尽的资料和表格里痛不欲生至少一周。

赵云走出尸检室,看看天边烧得灿烂的红霞,暗暗想着如果结束的早还可以跟诸葛亮一起吃个饭吧。
不如就吃那家烧菜?

tbc
*极少数文字有参考。

评论(9)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