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临八月初九白

|

她飘过来轻吻我的额头,双手抚过我的白发。

她说:“你不信也罢。反正我千般圣魔,只与你说。”

——

云亮「深眠之星」✩4

PARO:警探云x法医亮
这几天太忙了,这几个字居然写了这么久对不起大家orz


04

Z市虽然属于北方,但因为城区内有许多早期就存在的河流,所以早上起来的时候还能感受到空气里弥漫的水汽,窗上有几滴凝结的水珠。
赵云从家里出来,在旁边的早餐店点了一碗粥。搅着稀烂的白米粥,赵云的食欲也愈加低落。

“♪♪ ♩ ♫ ♬——”手机铃声从口袋中响起。
赵云愣了一下,现在是早上六点三十四分,谁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他低下头,看见来电人的时候又是一愣。

“喂,孔明?”他不是在像一般人打电话时都会问一句一样的确认联系人,而是真的疑惑,诸葛亮....还有这么早起床的时候?
“是我。”——声音疲惫,但仍旧清亮。
“怎么了?”赵云隐隐猜测到了什么。
“现在来找我一趟。”
“哦,好...你在哪?”
“殡仪馆,啊,顺便给我买点早饭。”
赵云还没来的及回复就听一阵忙音,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果然,赵云无奈地扶了扶头,他的猜测似乎成立了。

赵云走进殡仪馆就见旁边的座椅上坐着一个昏睡过去的人,满脸的倦容让赵云升起一阵微妙的...心疼。
真的是工作了一晚上啊,他看了看解剖室的方向,叹了口气。
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在睡死的人面前摆了几个姿势,想了想都觉得无论什么方法都不能在不打扰对方的情况下将对方顺利带回车里,犹豫了一下赵云还是选择叫醒了他。
“起床,”他轻轻道,“吃饭了。”
诸葛亮缓缓睁开了眼睛。

“给。”赵云把在面包店买的早餐递给诸葛亮,自己绑好了安全带,踩下油门,“你是不是又熬了一晚上?”
诸葛亮拆开袋子,咬了口全麦吐司慢悠悠地道:“是啊,其实也不算,也就5个多小时吧。”
赵云瞥了眼他,语气里多了些语重心长:“你就算工作也要注意休息啊,这案子也没那么急的。”
“工作狂还有脸说我?”诸葛亮嚼着面包,拿起旁边的牛奶喝了一口,“通宵对你来说再平常不过了吧。”
赵云想了想,觉得无言以对。
“再说...”诸葛亮顿了顿,“这案子没那么简单哦。”
“真的?你发现什么了?”
“你觉得这个案子怎么发生的呢?”

赵云想了想:“当时你说激情杀人我就感觉到,会不会是死者——那名流浪汉拾荒找到了什么好东西,然后被同行看见了,想分一杯羹却被拒绝,一怒之下就杀了人。抢的东西也许是钱财之类。”

诸葛亮点点头:“嗯,你说的客观上是成立的。”看似肯定之后,他话锋一转:“但如果真的是另一名拾荒者为了钱去杀人,我觉得不应该是激情杀人。”
赵云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是说,凶手如果是拾荒者,那么为了那些钱,他是可以做出蓄意谋杀的行为的?”
“是的,而且,”诸葛亮道,“死者致命伤在枕部,也就是后脑,凶手如果是提议分赃被拒后想要杀人,那么应该是趁死者转身或者不注意时直接攻击后脑,造成死亡。”
赵云点头,表示他同意这样的现场重建。

“但奇怪的是,”诸葛亮缓缓勾起了嘴角,“死者的身上却有多处束缚伤啊。”

赵云一愣:“束缚伤?你是说....”
诸葛亮叼着面包片轻描淡写道:“对,首先可以判断出来凶手是个男人,再来——”

“我觉得死者是被凶手追赶至死亡现场并被杀死的。”

tbc

评论(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