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临八月初九白

|

她飘过来轻吻我的额头,双手抚过我的白发。

她说:“你不信也罢。反正我千般圣魔,只与你说。”

——

没有什么比喜欢的太太萌上自己磕的cp的逆/拆更痛苦的事了...

评论
热度(9)